猴子见到熊老母出去了

熊妈妈和熊宝宝在地里摘了很多金黄的玉米,香喷喷的,可诱人啦!它们把玉米挂在屋檐下。 一只小猴子经过,看见了,趁着熊妈妈和熊宝宝不注意,把玉米偷走了。 熊妈妈看了看院子里的猴子脚印,发现猴子是偷玉米的贼。它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主意。 第二天,熊妈妈在自家玉米上涂了一层胶水,然后出去干活了。 猴子看见熊妈妈出去了,又来到院子里,准备偷玉米吃。 当它拿着玉米准备走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 […]

BathCarl认知七个赌客

巴斯卡尔认识两个赌徒,这两个赌徒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他们说,他俩下赌金之后,约定谁先赢满5局,谁就获得全部赌金。赌了半天,A赢了4局,B赢了3局,时间很晚了,他们都不想再赌下去了。那么,这个钱应该怎么分? 更早些时候,法国有两个大数学家,一个叫做巴斯卡尔,一个叫做费马。 以下就是一则概率论起源的故事。 数学之所以有生命力,就在于有趣。数学之所以有趣,就在于它对思维的启迪。 为什么呢?假定他们俩再赌 […]

而叶挺已经脱离共产党达十年之久

卖过烧饼 爱好摄影 1927年11月,叶挺作为总指挥发动广州起义,却以失败告终。共产国际东方部的领导人听信王明的谗言,对叶挺产生了偏见。叶挺一气之下出走西欧,与党失去了联系。 叶挺先后在德国和法国度过了5年时间。当时他卖过水果蔬菜,还在柏林开过小吃店,卖油条、烧饼。后来,他对蒋介石的倒行逆施十分气愤,但远居海外,消息闭塞,就回到夫人娘家所在的澳门。他的长子叶正大回忆说:“只有在澳门我们全家聚得最齐 […]

你他妈的王凯先生还真不把小编石崇当回事

雨,终于未有下下来。 一天,他砍回了意气风发担柴换回了几斤米,看天气还早又想去弄点鱼回来熬粥,提着鱼篓和阿妈诀别后就到周围的一条河渠去了。为了抓到一些鱼类,范丹全然不知气候在变幻无常。那个时候天空乌云密布,也起风了。 “石小姐?”老妈愕然。 …… 石小姐也很争气,三番一回为范丹生了两个外孙子,养育外甥、孝顺丈母娘,石小姐曾经没有了一丝富家女的极端奢侈。她也曾与范丹一起领着外甥再次来到拜访石崇,石崇 […]

是虱子皮

从前有一个国王。一天,他正在慢慢地散步,发现身上有一只虱子。他想,国王的虱子应该是很尊贵的。于是,他非但没有捏死它,反而敬重它,把它带回了王宫,把它养得越来越肥。虱子已经肥得象猫一样了,终日里趴在一把椅子上。过了不久,虱子肥得象头猪一样了,人们只好把它放到一把扶手椅上。又过了不久,它肥得象头牛了,人们只得把它放到牛棚里去。但它还在不断地发福,牛棚里都容不下它了。这样,国王便命人把它杀了,杀死之后, […]

病狼对协和的亲友

恶狼病缠身。 凶兽得了病, 也常发善心。 “不啦,” 病狼对自己的亲友 款诉衷情, “我跑过了多少牧场和森林, 感到腻烦透顶; 我杀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 感到无比痛心! 今后,我再也不干这种事情。 和和平平地生活 岂不更加高兴? 素素净净的草料, 岂不更加称心? 我的好亲家, 让我们把过去的罪行 忘它个一干二净。 请向有罪者规劝一声: 贪得无厌必遭报应。 悔悟的日子 已经来临! 奉劝你 今后别再去 […]

狗和马同给一个主人出力

狗和马同给一个主人出力。有一天,他们发生了争执。 狗说,“喂,我说我的马老爷,主人真应该把你驱逐。拉拉车,耕耕地,啥了不起!你还有什么值得称许?我含辛茹苦,日夜相继,哪一样你能和我相比?白日里监护羊群在牧地,黑夜里守卫房舍门户。” 老马回答得慢条斯理:“你说得倒也合乎实际,不过,不是我劳作耕田,哪有东西归你守护?”

那可不是蛇想见见的

一条蛇在森林里自由自在的走着,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人举起猎枪,这可不是蛇想看到的。 蛇对人说:“你拿着猎枪显然是一名猎人对么?” 人说:“是的!” 蛇说:“我猜你一定是一个新手,因为你拿枪的姿势有些生硬。” 人看出了这条蛇的聪明,他担心蛇会咬伤自己,所以他扣下扳机,当他想开枪的时候,蛇又开口说话了“你真的要打死我么?一个猎人想捉到的应该是更大的猎物,而不是一条蛇,这会让其他的猎人嘲笑。” […]

孩子爱不释手

有一个长着金色秀发的孩子, 那头发波样的曲卷,麻样的柔细。 妈妈特地给他买了一把好梳子, 孩子爱不释手,梳子细密精致。 不论他在玩耍或做功课时, 他还无限深情地梳来梳去。 那端的是一把好梳子。 梳头时下痛不滞,光滑流利。 在孩子的眼里,梳子值钱无比。 可是不知怎的,梳子一时遗失。 那孩子随着越玩越野, 头发变得和麦秸相似。 妈妈一弄他的头发,他便喊叫: “我只要用我的那把梳子!” 以后那把梳子倒是 […]

一开始他根本没有根

树叶和树根一向相处得很好,可不知为什么,最近他们之间突然发生了矛盾,彼此谁也瞧不起谁。 一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他们又争执起来。 树叶说:“这棵大树全靠我们叶子才能生长,我们通过光合作用为大树提供有机物。” 树根不服气:“不对,大树全靠我们,我们从土壤中吸收水分和养料,没有我们,大树一天也活不了。” “不可能,你们完全是多余的,你没见过随便插一根树枝就能活吗?一开始他根本没有根。” “你们叶 […]

小松鼠说

一天,小松鼠正快活地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玩耍着,树下却有一只狐狸出神地盯看它。过了一会儿,狐狸说,”你那么神气活现,跳来跳去,自以为了不起!其实,你的父亲要比你能干得多。它可以闭着眼睛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从不会掉下来。” “真的。”小松鼠说,“这有什么了不起!”它马上闭起眼睛,往最近的一棵树上跳去。可是,它没跳在树枝上,却一脚踩空,悼了下去。狐狸一个箭步跳上去,抓住了小松鼠,就想往嘴里送。 小松鼠 […]

像是食物中毒那种感觉

一大早,公鸡感到肚子胀胀的,很难受。它轻轻啼叫了一声,没心思好好打鸣。像是要拉稀的样子,它蹲在鸡窝里,屏住呼吸一使劲,一泡稀薄的鸡屎放了出去。公鸡感到轻松了一些。可当它回头观望时,它吓了一大跳:“哇,我怎么会下蛋了,而且下的还是鸭蛋呢!” 消息不胫而走,立即吸引了各家新闻媒体。电台、电视台、家禽日报社都派记者抢新闻。 摄影记者动作最快,“咔嚓嚓”拍了一张公鸡和鸭蛋的大特写,迅速在《家禽日报》头版刊 […]

天上的神想要吃你的牛

农夫在自家的地里犁地耕种,突然远处跑来一头狮子,农夫非常害怕,吓得浑身发抖。 只听到那只狮子用人的声音说道: “喂,天上的神想要吃你的牛,所以派我到这里来。你应该听神的意旨,把牛交给我!”农夫心想:“这只狮子,借神的名义,要吃我的牛。如果我把牛给了它,说不定连我也会被它吃掉呢。”就鼓起勇气说: “那就奇怪了。神差遣我用这头牛来耕田的,怎么又想要吃这头牛呢? 若是没有牛,又怎么耕田呢?狮子大哥,你该 […]

叫蒋碧薇

大家都知道,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的爱人是廖静文,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台湾的妻子,叫蒋碧薇。 蒋碧薇原名是蒋棠珍,碧薇是徐悲鸿给她起的名字。她于1898年4月9日出生于江苏宜兴,父亲蒋梅笙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学士,在当地办了一所小学,蒋碧薇自小跟着父亲读书,十三岁的时候,父母做主,将蒋碧薇许配给了苏州望族查家的二公子查紫含。 蒋家和查家的连亲,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蒋家在宜兴也属于名门大户,小时候的蒋碧薇 […]

他感到Washington才是惟大器晚成可以知道引起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军魂、团结全美丽的女生民的老帅

约翰·亚当斯是U.S.A.野史上的第四人总统,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单身立下过丰功伟大事业。 亚当斯在接手Washington就任总理时,美利坚同同盟者正面对着与法兰西涉嫌打碎的高危。到了1797年初,两个国家处于间不容发、一触即发的应战前夕。 常识告诉亚当斯,要打胜仗,必定要有得力的统指挥。帅有好些个个人劝他亲身统帅大军,但她感觉本人并不持有军事上的特意技能。思来想去,他感觉Washington才是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