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言尺牍在写作形式上不拘一格

尺牍是中国历史上对书信的别称之一,又名书、简、笺、函、尺素、书札、信札等。尺牍概念于汉代初步形成,魏晋时期,开始与公文书相区别,专指私人书信,媒介也由竹帛转为纸张,诞生了不少书法精品。唐宋以降,文人间尺牍往来更为频繁,且多附于文人别集之中,有时单列一类。明清两代是尺牍文学的高峰期,尺牍专集大量刊行,尽管某些尺牍选本一度被清廷列为禁书,但文士笔札往来不辍,且受治学风气的影响,出现了大量论学尺牍。晚清 […]

贾政虽然异地为官多年奔波

《红楼梦》一部大书,写“公子”“红妆”不知凡几,但是除了贾政因“宦游”之故常年在外,贾府其他人的活动范围基本上都不出贾府院墙,“旅游”二字是无从谈起的。贾政虽然异地为官多年奔波,然而“公私冗杂,且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要,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馀事多不介意”(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贾琏虽然去过一趟扬州,但他的主要兴趣只在于“吃酒”与“认得混账老婆”(第十四回 林如海捐 […]

《文选》之《古诗十九首》重叠

汉末外多游子,内多思妇,一批古诗的诗情就从这里出来。游子之词一般以两方面的感慨为主,一是感士不遇的牢骚,一是对故乡、对亲人或情人的思念,这两者往往纠缠在一起,形成很大的无从解开的感情疙瘩,通过诗歌这一渠道发泄出来。 中古时代有两部最著名的选本: 《文选》和 《玉台新咏》,前者是综合性大型文学作品选,对后代影响极大,研究这部选本的 “文选学”至今仍为显学;后者是以两性题材为中心的诗选,影响亦复相当深 […]

让我们回眸一下俄国文学在百年中国的译介轨迹

“五四”时代,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辈出了俄罗斯管理学译介“极不时之盛”的层面。玄珠说,那个时候“俄罗丝文化艺术的爱好,在雷同知识分子中间,成为一种风气”。据《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新工学大系》(历史资料索引卷卡塔尔不完全总结,一九一六年至1926年期间,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翻译海外工学小说,印成单行本的(不计综合性的集子和辩解译著卡塔尔国有190种,个中国和俄罗丝国为69种(时期初版的俄联邦历史学文章实为83 […]

当然说的是盛唐诗

《读王维送元二使安西句》:“佩声宫阙久,积雨辋川迟。芳草新年绿,王孙终古期。阴阴诗有画,漠漠画能诗。无处逃禅去,伤心凝碧池。” 王维《送元二使安西》原诗:“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维出身贵族,又居高位,自有天人之相。入世和出尘,是他同时具备的两种起居方式。无论在天阙,无论在辋川,在朝在野,照他诗里写的,他的心期,总在人烟之外。时序和生命,总让他推及天地 […]

韩普森赠给萧乾的一本是美国版

在二战时期的伦敦,萧乾也许是最出风头的中国文人——如果不算久居英伦的熊式一的话。1942年到1944年,短短三年间,萧乾在英国出了五本书。他跟英国有名的作家交往也多,最密切的要数爱·摩·福斯特,萧乾后来回忆说:“福斯特在伦敦西南郊柴撒克区有一套房子,是他进城时的落脚地,除了改革俱乐部,我还去过几趟那个公寓,并在那里会过他的几位最要好的朋友。”(《未带地图的旅人》,《萧乾文集》第六卷,149页) 去 […]

跟随《权力的游玩》的话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终于在一年半后开播了。 十年前,原著小说《冰与火之歌》还只是一部奇幻小众圈子内部的“神作”,HBO谨小慎微地投下试探性的拍摄资金,重要战争场面一带而过,拍摄国王出门打猎都没有预算组织仪仗队;十年后,《权力的游戏》已经是史上最为成功的电视剧之一,纷繁复杂的人物和剧情也丝毫没有阻止它在世界范围之内收割追随者—— 与我们常说的“快餐时代”不同,如果要了解《权力的游戏》的故事,跟上粉丝 […]

鲁迅给曹靖华的信分两个时期、两种情况

只要翻阅过《鲁迅全集·书信卷》的人大约都会注意到,鲁迅一生在同所有人的通信中,以给曹靖华的信件为最多。鲁迅日记中显示给曹靖华的信件是120多封,曹靖华提供的数字较此还要多一些,但因战乱丢失,留下来的只有80多封,收录进《鲁迅全集·书信卷》中的是84封。据曹靖华自己讲,他在开封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当苏联军事顾问团翻译时,团里有一位苏联汉学家王希礼向苏俄读者译介《阿Q正传》,为帮助此人解决翻译中的疑难,曹 […]

《西游记》女儿国在四川汉源周边

神话名著《西游记》在国内外有广阔影响,特别是电视影视剧播出后进一层无庸赘述。学术界对《西游记》的资料来源平昔留存很大争辩,以往都以为传说发生在炎黄的台湾、甘肃以致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印度共和国等地。实际上,稍加当心就通晓,《西游记》里那三个场景不大概出现在东南地区,而首若是南方的地理生态气象因素,在几百余年时间间距外市理条件变化非常小。经过多年考证,大家以为《西游记》的素材原型聚集在以西藏汉源为骨 […]

与其说文学作品描写了生命的孕育与诞生

文学作品更多描写人类群体及其文化的诞生 我们在文学作品中,有时确实能看到作家们描写个体生命的孕育与诞生。但文学描写这一生命现象,难度很大,因为个体生命在孕育诞生的阶段还只是极幼稚极不确定的雏形,无法看到它将来更丰富的展开。降生为人的起初,都只是血肉模糊的一团,除了哇哇哭两声,既不会笑,也不会说话,连眼睛都睁不开。因此很多情况下,与其说文学作品描写了生命的孕育与诞生,不如说是描写了孕育和诞生小生命的 […]

1878-1958)的《五十万卷楼群书跋文》

为古书写题跋,可以同完全程式化的书录、提要不尽相同,这里除了“条其篇目,撮其指意”(《汉书·艺文志》)以外,除了考辨记录其作者、真伪、版本、流传、序跋、行款等等以外,还可以再随宜地加进一些与该古籍相关的其他内容,如得书经过、有关掌故、同类著作以及由此而生的议论、抒情之类。清代大藏书家黄丕烈的题跋,有一些就写得近于随笔;当代大藏书家黄裳更以其丰富多彩的古书题跋驰誉文坛,赢得大量“黄迷”。生活年代介乎 […]

氤氳在初夏的风雨中

连环画《煮酒论英雄》 初夏时节,江南的梅雨还没有落,青青的梅挂满枝头,是为青梅。 立夏日,古人会举行各种仪式来迎接夏天。帝王的迎夏仪式正式而隆重,表达祈求天下太平、五谷丰登的强烈愿望。而民间有祭神、尝新的传统。尝新即品尝时鲜,如夏收麦穗、金花菜、樱桃、李子、青梅等。先请神明、祖先享用,然后亲友、邻里之间互相馈赠。 青梅,跳跃在这神奇而盛大的礼仪中,氤氳在初夏的风雨中,出落得更加清新、青碧、俏丽,浑 […]

介绍笔者和《信息报》的严独鹤先生

《啼笑因缘》脍炙人口,这篇张氏言情小说的代表作,首刊于上海《新闻报》,始自1930年3月17日,迄于本年11月30日。关于其创作缘起,张恨水在该书自序中说得明白,是1929年“由钱芥尘先生,介绍我和《新闻报》的严独鹤先生,在中山公园‘来今雨轩’欢迎上海新闻记者东北视察团的席上认识”,严当面约稿,张“是以卖文糊口的人,当然很高兴的答应”。 此事被掌故名家郑逸梅前后写过多次,回忆钱芥尘时写过,回忆严独 […]

他在波恩接待过的中国作家betway必威官网

笔者与顾彬相识于一九九五年夏日的黄山议会。他迅就是波恩大学汉学系教师、高管,笔者执教于黑龙江株洲大学、并已在清华经济学系读书大学子。不肯去观世音乐高校集会,两日会议、二日参观,中外读书人百十二位团聚。笔者与顾彬均好酒,並且是好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苦味酒,由此投缘。顾彬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讲学身份,在议会期间如同特别受到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行家的弘扬,因而开会地点之外他总被围绕着,成为恒山背景前的一道特别的 […]

浙南宋词之路

编者按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浙江学者提出了“浙东唐诗之路”这个概念,使得唐诗研究跟浙江地域文化结合了起来,受到了学界的认同。2018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打造“浙东唐诗之路”。这样,“浙东唐诗之路”就与当代浙江文化建设结合在一起了。2019年2月11日,本版刊登了林家骊《“浙东唐诗之路”上的诗歌创作》一文,介绍了“浙东唐诗之路”的路线、诗人及其诗作。本期我们邀请到林家骊、卢盛江、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