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店出版社推出八卷本《上海四十年代文学作品系列》

1942年5月15日《社会日报》刊署名关山月的《长夜散记》,题记中说主编陈灵犀索稿,便作此篇付之。此时,画家关山月正在华南。 去年底,与苏州文史学者黄恽讨论画家关山月是否用过笔名“汪霆”创作文学作品,他说过去有人曾如是说。经爬梳有关文献,笔者发现,这纯属误摆乌龙:事实上,作家汪霆有“关山月”的笔名,而他和画家关山月完全是两个人,两者毫无交集,只是恰好用过同一署名而已。 2002年,上海书店出版社推 […]

浙江文化精英与新文化运动

当代张怀江黑白木刻版画《狂人日记》 浙江省博物馆藏 1921年7月30日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场因遭法租界巡捕的袭扰,最后一天的会议,从上海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条游船上继续举行。与会代表讨论并通过了党的纲领和决议,选举产生了党的中央领导机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就此诞生了。中国革命的航船,从这里扬帆起航。 浙江文化精英与新文化运动 今年恰值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澎湃新闻”从浙江省博物馆获悉 […]

邀请余秋雨到家中

《论语·述而》中“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12个字,饶公最为喜爱。我以为,这四句话可说是饶先生“夫子自道”,概括了他做人作文的真谛。 “文化沙漠”之争论 在2019年2月19日《作家文摘》上读到余秋雨的《“文友”饶宗颐》一文。文章相当生动地再现了作者同饶宗颐先生就香港是不是“文化沙漠”争论的情景。 余秋雨在文中记述,他1992年秋在香港中文大学一次演讲中做出一个判断,认为“香港是当今世界 […]

却没有像当时的许多文人名士那样

北宋仁宗庆历年间,毕昇发明了以活字排版的印刷法,图书也就此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各种版本的古籍以及时人的著作,都大量印刷出版,许多文人亲自校对书籍,以正谬误,然后分类收藏,由此诞生了许多的藏书名家。 苏轼幼时,恰遇这一图书的革命性时期,也为他日后“学通经史,属文日数千言”带来诸多的便利。他曾自述:“余犹及见老儒先生,自言其少时欲求《史记》《汉书》而不可得,幸而得之,皆手自书,日夜诵读,唯恐不及。 […]

当时讲学者不少

中国古代讲学者甚多,而能让听众情动以至泪崩的却不多见。宋代心学代表人物陆九渊,就是这样一位高手,史称他的“讲义”往往“掀动一时,听者多靡”(《宋元学案》),还常出现情激泣下的场面。 一 “陆丈”是时人对陆九渊的尊称。当时讲学者不少,但在人们的印象中,他的讲学最为特别。有一位叫汤仓的小吏,曾与“陆丈”有过问学对话,一听之下,大为感慨,“次日谓幕僚曰:陆丈近至城,何不去听说话……陆丈说话甚平正,试往听 […]

《新青年》第三、四卷刊有胡适、钱玄同、陈独秀的一些通信

古代小说在现代的接受、传播构成了古今文学演变的重要向度。晚清《新小说》《小说林》《月月小说》等杂志都刊有对古代小说的评论。晚清文学家常以西例律中国小说,发现两者的不同。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传统小说的现代影响要高出西洋小说和晚清小说,由此可见时人对传统小说的看重。民初文人在报章杂志的评论中,继续发表对古代小说的阅读体会。对古代小说的遴选,就在这样的评论中逐渐生成。 尽管《世界文库》推举《金瓶梅》,但从 […]

8月17日鲁迅日记云

钱玄同1918年1月起接编《新青年》,同年2月15日出版的《新青年》第四卷第二号是他责编的。他1918年1月2日日记云:“午后至独秀处检得《新青年》存稿,因四卷二期归我编辑,本月五日须齐稿,十五日须寄出也。”但他当晚在宿舍“略检青年诸稿”,却发现中意的并不多,有的“胡说乱道”,更有一篇“论近世文学”的,令他极为不满,在日记中狠狠嘲笑了一通:此文“文理不通,别字满纸,这种文章也要登《新青年》,那么《 […]

就建议杂志改名

1915年创办的《新青年》(首卷名为《青年杂志》),并非一创刊就名扬天下,但它却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中间又经历了什么?今天我们重新拾起那些碎片,尽可能“重返”五四前后的历史现场,“还原”《新青年》的历史本相,去辨析百年前那些“青年们”的梦想,去怀念那些不甘为时代裹挟勇于为梦想而奋斗的人们。 一、没钱的文人要办刊 1915年初夏,36岁的陈独秀在日本坐上了回国的海船。在这之前,因为“二次革命”的失败 […]

是这里的字体研究室

左边两张为用于《辞海》正文和书眉的宋一体与黑一体,右边两张为《毛选》使用的宋二体、黑二体 很少有人知道,上海市中心,新闸路1209弄内,有一家名为“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的单位。 篆刻书画家钱君匋先生题写的9个烫金大字,在忆梅邨南面墙体上已经褪色,“究”字笔画残缺;而在弄堂口的木质招牌,也已纹理斑驳。 同样不起眼的,是这里的字体研究室,连弄内保安和周围商家都不曾耳闻。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它风头无两, […]

时期另一个比较边缘化的作家废名的影响

汪曾祺先生去世22年了,22年前如果说汪曾祺是大师,或许还有人会露出迟疑的眼神。今天,汪曾祺的价值显然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凸显。 对汪曾祺的评价始终在变化。汪曾祺在二十世纪的文学评价谱系中,是四十年代的文学新人,八十年代的优秀作家,九十年代的大腕级作家。二十一世纪,对作品的评价方式逐渐从“社会影响”转向“作品本身”,人们才终于发现了汪曾祺的文学价值。 造成汪曾祺在一段时间内被遮蔽的原因和我们的文 […]

在当年问世的《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中

2019年,是沈祖棻诞辰110周年。中华书局特别策划出版了《沈祖棻诗学词学手稿二种》。 手稿是如何找到的?字迹怎样鉴定?成书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本书责任编辑郭时羽在编辑手记里,回顾了这一段“从业至今费力最多、也是获师友帮助最多的”历程。 前阵子,一款“出版人专用苏大强表情包”刷遍朋友圈。“扶我起来,我还能改稿”“拖稿一年半,交稿一个月要出书”……张张戳中编辑们的心。看起来这么苦,为什么还有人前仆后 […]

玉佩仍当歌

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其中“对酒当歌”有不同解释。明杨慎《丹铅总录》卷十二“太白杨叛儿曲”条: 又如曹孟德诗云:“对酒当歌”。而杜子美云“玉佩仍当歌”,非杜子美一阐明之,读者皆以“当歌”为当该之当矣。 《醉畊堂第一才子书三国志》第四十八回载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明毛宗岗夹批也说: 当歌“当”字,多有莫解之者。如云“对酒宜歌”,则非也。“当”非该当之当,乃 […]

郭开贞任筹委会官员

中国作家协会前身为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简称全国文协,成立于1949年7月23日,1953年10月改称中国作家协会,今年整整70年了。穿过历史烟尘,回望过往岁月,倍感珍贵与亲切。 1949年1月31日,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北平宣告和平解放。2月3日,是农历正月初六,北风呼啸,天寒地冻。北平城里却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上午10点,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盛大的入城仪式。 随着解放军入城的,有华北解放区的文 […]

诗人的本质——中唐以后诗人的身份审视

(作者:李舜臣,系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诗人”作为一种新的身份类型确立之后,一方面激发了人们对诗歌创作的热情,很多读书人因诗得官,因诗扬名,“诗圣”“诗仙”“诗佛”“诗家天子”等称号不胫而走,“诗人”仿佛风光无限。但另一方面,很多诗人的现实境遇与理想中的“诗人”又存在着巨大的落差,从而产生一种强烈的焦虑感和无奈感。在传统“诗教”中,“诗人”的“成功典范”无疑是《诗经》的作者,因为他们以诗“厚 […]

香港文学资料库

近日,友人青年评论家黄德海兄发来微信,咨询金克木在《改文旧话》一文中所提,发表于抗战时期香港某刊物的一篇佚文: 抗日战争初期我在香港,传言周作人投敌。我写了一篇小文发表,说的是周作人的思想,意思是,如传言属实,周的思想中已有根苗。从他的文章看不出多少民族主义,倒能看出不少对日本的感情。不知怎么,文章写得不好,惹出一篇批评,说我是有意为周辩护。恰好我正在登这篇文章的报馆,便去排字房找出原稿看。使我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