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正式开幕

一九五五年二月,中国作协党委调动,党的各级委员会书记周扬,副秘书邵荃麟,省级委员会成员丁玲(dīng líng 卡塔尔、冯雪峰、沙汀、萧三、陈白尘。一九五二年11月,中国作协确立临工委,为理事委员会闭幕时期的奉行机构,委员刘白羽、曹小石、林默涵、严文井、陈白尘、郭小川、康濯、阮章竞、张光年。1953年八月,中国作家组织省级委员会调动,常委书记周扬,副秘书刘白羽,成员郭小川、严文井、冯雪峰、萧三、康 […]

程千帆先生在教员宿舍中(摄于1979年)

程千帆先生在教员宿舍中(摄于1979年) 那年冬我到南京,程先生与师母请我吃饭,并告已经给我与骆老师各写了一副对联,已送装裱。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程先生。他送我的诗联是:“大江千里水东注,明月一天人独来。”这是著名的古联,也传达程先生对我的认识与期待。 第三次见到程先生,是1987年11月,朱先生的博士李祥年论文答辩,请程先生来担任主席。我去老北站接人,程先生一行两人,坐了五个小时硬座,对老人来说, […]

周老师写这本书可以说是举重若轻

周先慎老师离开我们一年了,我不时会想起他,那熟悉的面影,熟悉的话音。仿佛他并没有离去,有时还会回来系里,还会在校医院碰到他拿药,我们总会说上许多话。 我和周老师不是一个教研室,他教古典文学,我讲现代文学,平时交往并不很多,但总感觉很熟悉,是那种可以无话不说的熟悉。也有一两次交往是较密切的,回想起来,如同昨天。 一次是去烟台大学教书。那是1990年秋,我和他受北大委派,到烟台大学“支教”。当时北大、 […]

瓠叶覆荆扉

原标题:唐诗中的葫芦咏叹 瓠叶、葫芦花、葫芦藤蔓、葫芦架等植物生长类葫芦意象,是农村田园常见景物,在唐诗中往往用来描写农村生活环境,但在不同诗境中传递出诗人不同的心理感受,不乏人生感悟和佛禅玄机。 薛谦光五言古体《任阆中下乡检田登艾萧山北望》:“瓠叶萦篱长,藤花绕架悬。”(陈贻焮主编《增订注释全唐诗》,卷八七八,第五册,分册主编孟庆文,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年5月版,第1003页。)农民在人迹罕至 […]

答辩地点在费孝通的博士生导师马林诺夫斯基家里

betway必威官网,1934年,费孝通从南开东军政高校学大学生院社会学人类学系结束学业,次年,考取公费留学资格,远赴英帝国伦敦大学经济政院进修社会人类学。1938年春,费孝通依照其出国前,在长江吴江县庙港乡开弦弓村检察访谈的结果,写了舆论《中夏族民共和国村里人的活着》,并将其看作大学子杂谈提交给London大学特意的考委会。 故事集答辩那天,考官唯有丹尼森·罗丝爵士——一个人盛名的南部学者,答辩 […]

中国文艺理论学会

徐中玉(右)与本文作者摄于二○○二年,徐先生时年八十七岁 徐中玉先生驾鹤西去时,已逾人生难得的期颐之年,敬仰他的人还是觉得不舍。 我认识中玉先生已有47年。1972年上海五所高校合并,统称为上海师范大学,办公大多集中在原来的华东师范大学,从而得以与中玉先生相识。后来五所高校分开,教师各回各校,但我见到中玉先生的机会反而多了起来。因为上海作协开会比较频繁,多半是为了拨乱反正、清除极左文艺思潮的流毒。 […]

聊到底在考察中

每到考试季,网络上就会传出一个段子。这个段子是两份名单: 第一份名单有傅以渐、王式丹、毕沅、林召堂、王云锦、刘子壮、陈沆、刘福姚、刘春霖等人;第二份名单是顾炎武、李时珍、金圣叹、黄宗羲、吴敬梓、李渔、蒲松龄、洪秀全、盛宣怀、袁世凯等人。然后提问,以上名单中,哪一组的人认识得多一些? 答案揭晓,前者全是曾经的科举状元,后者全是落第秀才。的确,通过科举考试,古代读书人能够改变自身的命运,但是顺利通过科 […]

(宋荦序言

清黄易小蓬莱阁钞本《铁网珊瑚》,台北“国家”图书馆藏 顾家投宋荦所好,要钞一部《珊瑚网》奉上,已经尽量简化路线了,一路上却连遇一大一小两个李鬼,也是够郁闷了。 宋荦去做江苏巡抚,说是政绩卓著,不数月而达到“词清讼息,民和信孚”的局面。政通人和,就放心地去看画看书。京官不大有所谓,地方大员沉溺艺术欣赏,可能会被参上一本。与戴熙齐名的官员画家张祥河在陕西巡抚任上被弹劾,官方为他开脱的说法是,调查下来, […]

欣赏风景的同时也领略了那些题词题诗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这两年迷上了《红楼梦》。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个男生说他喜欢《红楼梦》,读了好几遍,我却没什么感觉。那时《红楼梦》在我看来就是一部单纯的爱情小说,虽然读过一两遍,但只拣那宝玉和黛玉的爱情片断看,也搞不懂这两人到底是咋回事。而且那时没耐心,一看到诗词就跳过去,所以一直没能领略它的好。 而今再读《红楼梦》,我相信当年曹雪芹家里确有过这么一群才情横溢的姐姐妹妹,也就是所谓的闺阁诗人,只是 […]

学习古文

我编撰的《给孩子的古文》今年5月出版后,不断有人问我:古文那么难读,有什么诀窍没有?怎样才能让孩子们喜欢上古文?这些问题让我了解到公众的普遍关注,也更加坚定了我的编撰初衷:学习古文,首先要克服对古文的偏见和畏惧,要把古文的生动性和多样性介绍给我们的孩子和广大读者。 关于古文,向来有一些不假思索的偏见。例如,我们习惯于将它比作拉丁文,称它为“死的文字”,与“白话文”和现代生活相互隔绝,毫不相干。至于 […]

组织上把我从《求是》杂志社调入中国作协工作

庚辰(2000年)初夏,组织上把我从《求是》杂志社调入中国作协工作。白云苍狗、岁月如歌,至今近20载矣! 其间,印象深刻、值得记叙的人和事实在太多。 进入作协,使人特别兴奋的是,过去那些生活在书本和影视剧中的文学名家,似乎一下子齐刷刷地来到自己面前。他们性格迥异、举止有别,令人目不暇接。 作协有个老传统,走访老作家。我工作的一大部分,就是经常陪着作协领导,一一登门拜访。 臧(克家)老是与毛主席探讨 […]

常把王德安发表的诗剪辑下来

王德安,年长我五岁,未与其相识前,久闻诗名,如雷贯耳。在上世纪六十代年初新中国诗坛上,他的名字就频频出现在顶级诗刊的金字塔上。我那时正处青春期,诗歌是最好的兴奋剂,爱诗学诗读诗写诗,常把王德安发表的诗剪辑下来,细心地粘贴在一本诗歌剪报集上,在我心目中王德安已然是一个大名人,对其诗有一种敬慕之情;对其人有一种欲见之望。 1974年暮春,机遇让我们相识,我参加了王德安和郭浩在南京市工人文化宫举办的第一 […]

张小敬便是万年县的不良帅

“一进殿,首先观看的是一座高大的长安城沙盘模拟经营。赤黏土捏的外郭城墙,黄白蜡捏的坊市墙垣,一百零八坊和四十六条大街排列有条不紊如棋盘,就连坊内曲巷和漕运水渠都十分的小毕现——当然,唯独宫城是一片空白——旁边殿角还会有一座四阶蟠龙铜漏水钟,与顺天门前的那台铜漏同调。”《长安十五小时》中,靖安司大殿正中摆着长安城的沙盘模拟经营,可一窥长安全貌,及时安排“捉狼”攻略。 西市和东市是长安城内两处集中的贸 […]

(六音)不仅我老家西北方言中这样读

数年前经过海淀一古玩市场,在一间杂项店,被一颗闪耀着含混而奇异光芒的“琉璃”珠子所吸引。我指着玻璃柜中的这颗珠子,希望店主人拿出来让我看看。店主人是位老者,说话有点儿湖北口音,他说:“这是一颗古‘陆离’珠子。”我举到眼前仔细端详,从其断断续续的“绝迹”(古董行术语)来看,应是一枚唐宋的“琉璃”。要价不菲,但他将“琉璃”叫“陆离”,当时让我浑身一震。是啊,关于“琉”(六音)不仅我老家西北方言中这样读 […]

多次去过新加坡植物园北园

与龙雅宜老师交谈,知道北京植物园有“南园”、“北园”之分。多次去过北京植物园北园,卧佛寺、曹雪芹纪念馆、梁启超墓地等人文景观都在那里,偌大的园子,抚古察今,赏花听水,已经是世外桃源了。龙雅宜老师说,南园的花草更多,赵朴初先生来北京植物园就是在南园停留,那一天他的兴致很高,看到奇异的花草啧啧称奇。 北京植物园的“北园”由北京市管理,“南园”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北京植物园,系科研基地。1954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