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下属送给丈夫一样的红酒

《花葬》是韩国着名导演林权泽的第102部电影,主演依然是经常出演他作品的演员金圣基和安圭丽。
“花葬”这个片名,是音译。花葬,在韩语中有“化妆”和“火葬”两重意思。在电影中“化妆”代表的是安圭丽饰演的年轻貌美女下属,她从事的是化妆品代理工作。而“火葬”则代表金圣基患重病死亡的妻子。整部电影就是围绕着一场葬礼前后发生的故事以及一个中年男人与这两个女人之间的纠葛。
一个面临中年危机的男人 金圣基扮演的中年男人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能干常务。
他和妻子并不是相爱而结婚,但妻子对家庭的经济帮助很大,从普通住房到别墅,全是妻子的功劳。常务和妻子属于那种平时话语不多,但是一直相敬如宾的关系。他们有一个女儿,女儿女婿只是在遇到麻烦时,才会回家居住。由于女儿已嫁作人妇,常务和女儿的关系也是属于客气而不亲近的关系。
妻子患癌已是第二次了。经过了一次患重病时期,常务对于妻子的第二次患病,从心理上已经变得平静,甚至是麻木了。他已经对于妻子的未来做好坏的打算。所以除了在医院里悉心照顾妻子外,他依然和以前一样努力工作。
除了上班、出差,常务会把照顾妻子的任务交给小姨子和护工外,其他时刻护理工作全是由他一人承担,从无怨言。
同时兼顾病妻和事业,再加上自己也身患疾病,已是中年的常务感到身心疲惫,但是他无法向任何人诉说,只能隐忍不言。
对于病妻,常务做到了一个模范丈夫能够做到的所有一切。但是,这样一个隐忍的丈夫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在遇到年轻貌美的女下属时,也不禁浮想联翩,目光所及,全在追随着这个健康美丽的身影。
善良、大度的病妻
林权泽电影中的女人形象,大部分都是隐忍而大度的东方女性形象。电影中的病妻形象同样如此。
病妻是一个善良、能干又善解人意的女人。她知道丈夫不喜欢自己,但她从不抱怨,毕竟丈夫对待她做到了一个负责任丈夫能够做到的一切。她唯一一次追问他的问题就是:“你,是不是盼着我死?”
临终前,妻子把自己的后事安排的妥妥当当。自己所有的东西,该送人的送人,该烧掉的收拾好嘱咐别人全烧掉,甚至她还给丈夫快递了一箱红酒,和女下属送给丈夫一样的红酒。
妻子不知那瓶红酒是谁所送,但凭借女人的直觉,她知道从不喝红酒的丈夫有喜欢的人了。
这箱红酒就是妻子对丈夫重新生活的一种默许。
女下属只是常务梦境里的“春香”和走向死亡旅程中路遇的美丽风景
常务从电梯里遇到年轻貌美的女下属后,就对她一见钟情。但是,这一贪念也只是发乎情止乎礼。常务和女下属唯一的亲昵动作也只是在电梯间无意间碰了一下手,然后瞬间拿开而已。
对于女下属,常务即使在梦境中,他和她的关系也是含蓄的。女下属也许是他年轻时曾经渴望寻找的“春香”,而现如今年老疲惫的他永远不可能成为女下属的“李梦龙”,对此常务了然于胸。
因此当女下属打算结婚,常务立刻准备了贺礼。虽然在看《春香传》时,他还是把女演员想像成了女下属,在梦境中也还寻找了一番春香,但梦醒后,他对她的贪念就此打住。
女下属逃婚,常务立刻替她写了推荐书,送她去远方。这是成全,未尝不是一种舍弃。
当女下属主动来别墅示好,常务准备了红酒和水果,却避而不见,独自一人徘徊在乡间的小路上。绝尘而去的女下属的车子和常务相遇,也是如陌生人一般各走各的。
女下属对于常务来说只是梦境里“春香”和他在走向死亡的旅程中遇到的一道亮丽风景而已。他会在梦中挣扎,也会在现实中停下来观赏,但是决不会与之交往、纠缠。因为他知道无论是从年龄还是身体,甚至是情感上,这都是一场注定不会有好下场的交集。无论在感情还是理智上也不容许他去越雷池半步。
关注女下属与其说是常务贪念她的年轻貌美,不如说女下属对于常务死灰一般的生活,起到了转移的作用。她的出现,让常务认识到他依然可以过着一种有活力的生活,虽然他身体欠佳,虽然他孤独一人,但是他依然有自己热爱的事业,有承认自己能力的同行。
对于常务来说,事业才是他重生后的生活。
常务度过了迷惘期,女下属的作用也就结束了,和她分道扬镳也成为必然。
阴阳两相隔,你我皆重生
《花葬》的法文译名是“重生”的意思。其实这部电影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就是:重生。
生时相敬如宾,病时尽力照顾,那么阴阳两相隔后,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说是不是意味着另一种重生呢?
对于一直和病魔作斗争的妻子,信佛的她,摆脱了病体,在火海中解脱,又何尝不是一种重生呢。
而对于常务来说,病妻的离世对于他就是寻找新生活的开始。
要重生就需要抛弃以往的所有羁绊。
常务本想处理掉妻子的所有东西,但面对女儿的指责,隐忍的他选择了闭嘴。
妻子在临终前处理掉自己所有有用的东西后,又吩咐家中的佣人烧掉剩下的东西。听说烧掉妻子的物品是妻子的嘱咐时,常务欣然地烧掉了妻子剩下的所有东西,唯一取走的是自己大笑的照片。
安乐死妻子的狗,摆脱昔日所有的痕迹,重新生活,对于常务来说,这就是他的重生。
执着于死去的人,虽然令人感动,对于生者却并不是一种人道方式。反正常务早晚都会走妻子走的路,为何不能抛弃昔日所有的羁绊,开心地继续余下的生活呢。
阴阳两相隔,你我皆重生。 简洁利落的镜头,含蓄却内容丰富的行为和语言
《花葬》电影依然带有我喜欢的林权泽电影的特点:镜头语言简洁利落,没有任何多余的镜头。电影围绕着一场葬礼,几段回忆,就把一个中年男人面临的家庭、事业和心理的危机和困惑,梳理得清清楚楚。
人物行为、语言同样简洁含蓄,同时包含许多言而未尽的内容。
比如常务虽然照顾妻子时任劳任怨,但是心中也是不耐烦的。病妻也心知肚明。当她絮叨着说自己走后,要把心爱的狗安乐死。常务终于用不耐烦地口气说:“好,好,你走后,就让它安乐死。你放心吧……”
病妻一下子愣住了,她显然是受伤了。她知道自己早晚会走,但是丈夫也这么说时,依然会伤到她的心。她盯着常务看了几眼,她的内心显然希望丈夫解释刚才的话是有口无心的,但是常务并没有在意自己的话……
常务和女儿在病房吃饭,此时妻子大小便失禁,常务立刻前去为妻子熟练地换洗。从动作上看显然他做这种事已经很久了。此时女儿在父亲的要求下才走上前递了一片尿不湿,她还转过脸去了……事后,女儿还略带恼怒的问父亲:“妈妈是不是一直这样?”——对于得过两次脑癌的母亲问这种话,只能说明这位很少回家的女儿,不但此次住院没有怎么照顾母亲,在上次母亲住院时也没有照顾母亲一次。
久病床前无才子,身为丈夫的常务真得不容易!
像这样一两句话,一个目光就表达许多内容的例子,电影中还有许多,有兴趣的可以慢慢在电影中体会。
看林权泽电影是一种很好的观影享受,可以在简单的故事里,简练的镜头中,含蓄而内容丰富的行为语言下体会一种浸透岁月磨练的沧桑,同时这种沧桑还被表现的云淡风清。
希望能看到林权泽的第103部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