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大半夜群里面依旧热热闹闹瞬间99+消息的他们

  大概快十一点吧,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时间点,一群人从致高楼回来。风挺大的,但即使在南京这傻逼一样的天气中,我的胃里面涌动的也都是满满的欢悦感。看着大半夜群里面依旧热热闹闹瞬间99+消息的他们,我打开电脑敲下了这些东西。

  嗯,该怎么说呢,又该从何说起呢,这么一群可爱的人,一群污起来能上天的人,一群为了工作可以熬夜到凌晨两点半的人,一群跟兵哥哥一样占据我大学两年生活的人。我想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有毒”,但是,我就是喜欢有毒的人啊。(啪啪打脸)

  别来无恙[由整理]

  谈及这个大二末的见面,其实早已在一年前就约定好。我们约定着14级的青志人一年后定是要再聚聚。不管你现在是什么部门的部长,你做了什么轰动的事情,你经历了什么变故,当我们真正面对面,坐到大一开学第一次开会时候的位置时,我们都还是我们。

  我到现在也无法平复我的心情,正如无法表达收到例会短信时候的心情一样。一切都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带着嗜睡过度后的眩晕感,记忆就着字里行间的喧嚣汹涌而出,我好像掉进了海里,所有的事情如海水般淹没了我。老板们,记得么,南航后街的小吃,一群人压着马路晃晃悠悠的步行回学校。夏季的夜晚多是闷热,长街灯光明灭少行人。身后是南航的喧闹,远处是安静的河海。掐指一算,那条路,我跟三种人走过,不得不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二缺一样的你们。花开的时候最珍贵

  记得么,新食堂三楼的小菜,去年今日在献血工作忙碌了一天后,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走去新食堂。忘记是谁的自行车,大家都争着骑它,犹记得穿着裙子的我的囧样。(我不管,我是不会承认我是一只小柯基的)

  这两年

  “我的了解总是逐渐的,迟疑而又缓慢的领悟”。爱国的名言

  ——席慕蓉在《时光九篇》

  人的认知速度,比起时间的流逝,总是微不足道的。这两年的生活,说过就过了。

  两年,很短。这两年,胖坤肚子上的肉依旧是沉甸甸的,方方土男神还是在努力增肥,凡凡依旧是那么黑,凡哥嘉哥依旧是那么帅。哦,对了,单身狗们当然也都还是过着吃狗粮的日子。但两年,也很长。这两年,乔婷和茜茜转去了水文院,安安、会民这头发也都是整了又整,大家的感情生活更是跌宕起伏。

  这两年,我身边的人来来去去;这两年,我肚子上的肥肉是长了一圈又一圈;这两年,我走来走去发现身边依旧还是你们。我曾一度追问自己什么是朋友,后来发现黄山谷的《茶词》说的极其巧妙:“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口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我想,也许就是这样吧。陈佩斯说:“从来都不曾想起,从来都不会忘记。”可是我想说,我们从未忘记彼此啊。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所谓春天,就是即使鞋子里灌满泥巴,仍然想吹口哨。那么我想,所谓你们,那应该就是即使你们在我碗里面放满我不爱吃的香菜,我也不会怪你们的吧(因为我选择不吃,哈哈哈哈)

  今宵别离后,何日能归来

  十一点致高楼就要关门了,物业大叔也来催了好几通。大家都说,散了吧,散了吧。过段时间一起吃饭啊。可是,今宵离别后,何日能归来啊。虽说青春透明如醇酒,可饮可尽可别离。可是,青志我多么想和你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例会的最后,嘉哥用他沙哑的嗓子轻声说道:大家都变成熟了啊。不知道聊点啥,其实看着大家都在这里,静静地坐着,就很好了。我张了张嘴,想跟着说点什么,却发不出声音。只是嘉哥这句话像极了顾城的一首诗啊: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没想到,经常套路我们的嘉哥也有这么文艺的一面。

betway必威官网,  夜深人难眠,所有的情愫涌上心头,哎,讲实话,那感觉就像是爱上了一个小伙。几米说:他遇见了猫在潜水,狗在攀岩,夏天飘起了大雪,冬天刮起了台风。我没有像几米一样遇见这些不平凡,但我遇见的是不平凡的你们。有空再聚啊,你们说。嗯,我回应着。

  我想,每个人的生命里都该有这样的一群人,无论何时,想起来的时候便激动,管他想哭还是想笑呢。这里面不仅仅是难过和遗憾,我想更多的是感动和唏嘘吧。

  后记

  毕业季,加上朋友们大三即将奔赴本部,虽说不是隔千里,终究不能想见就见。本就是个多情的人,更是感伤。各奔东西这个词,我更是极不愿意提及的。但是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今日菖蒲花,明朝枫树老,终有聚散。我们需要记住的是,在这七月的洪流中,我们可以没有声色犬马,没有灯红酒绿,但定是会有玻璃晴朗,橘子辉煌。愿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愿你们都长成最好的自己。

  【最后道一声珍重,愿好愿好。】

  附:他们日常的交流大概是下面这个样子的,可能已经进化到“零语言”交流模式了吧。(微笑脸)毕竟都是20岁的小伙子和大姑娘,一顿能吃三碗饭,朋友圈一口气能刷一百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