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小姐觉得并没有必要

  前几天在朋友圈里看到牧小姐的动态,不安分的脚丫在丛林的溪流里,定位是一串我认不全的英文名词。算下来认识她也有半年了,在她的朋友圈里几乎游遍大半个世界——大连烤冷面终身难忘,奈良小鹿眼神无辜,芝加哥球鞋配色深得其意。也有的内容让我对她的事业成功怀着美好揣测,前一阵全国大部分省份被雾霾袭击,她在朋友圈卖起无污染大理空气分装。有时候得意地发张截图,说拿下微博首页热门高地,新媒体渠道也站稳了脚跟。能加上这样的微信好友,朋友圈都有趣了许多。

  和牧小姐遇见是个美丽的意外。去年十月和同伴在大理古城晃悠到天黑才回青旅,一屋子年轻人正在玩桌游,吵闹嘈杂又热闹无比。和同伴年龄算小,怯怯地站在一边,终于一个波浪长发的女孩子温柔地唤我们加入。她捧着个陶瓷碗喝咖啡,细细的胳膊环着一盆精致可爱的绿植,清秀的面孔让人没什么距离感。我挨着她坐下,玻璃落地窗外是被暗夜笼罩的苍山,远远的失了轮廓。旅馆对面是刚亮灯的深夜食堂,身边的姑娘带了一圈温和的光晕,温柔又坚定。[很好的笔触和细描]后来才知道她和葶苈子一样,外表越是平淡无奇,内心世界越是丰富得难以想象。

  客栈老板叫她小牧,我们问哪个牧,答曰牧人的牧。老板说小牧是个意识流画家,风格是不走寻常路的那一类,牧小姐笑着补充:“就是大多数人接受不了的那一类。”我猜测她也许是个职业画家,住在大理寻找灵感。狼人杀玩着玩着发现牧小姐锋芒毕现,越战越勇,几乎掌控全局,忍不住询问她主修的专业。原来她在长沙主修金融专业,难怪思路清晰、出手果断。大学念的是父母中意的热门专业,后面几年的工作也是周围人羡慕的高薪职业。沸腾着的不安着的牧小姐怎么会这样循规蹈矩地按照别人的意愿生活,日复一日的高压让她没有喘息的机会,去年干脆直接丢下工作来大理住一阵。“稳定的工作丢了也没关系吗?”牧小姐笑得狡黠,何止是无聊的工作,她连男朋友也义无反顾地丢在原来的城市里了。当其余人面露同情,纷纷安慰,牧小姐觉得并没有必要,这是幸运的选择,原来的伴侣不理解她爱折腾的性格,道不同不相为谋。

  老板十分热衷于给大家讲牧小姐的故事,称赞她有经济头脑,并且是个生活家,懂得生活情趣和生活学问。白天牧小姐背着相机穿行在苍山脚下的花田里,洱海边的长廊小桥上,晚上坐在温馨的小客栈柜台前帮老板张罗生意,泡壶花茶和一群年轻人聊天玩游戏。天气好会带着画板,作品只给朋友们欣赏,几乎没被几个人认可过,依然画得尽兴。兴致来了也会提笔写写小诗,从没公开发表在社交平台上。相比聊自己在城市的繁杂过去,她更喜欢给我们说在大理遇到的人和事。正温柔地顺着小哈士奇的毛,进来一个穿长袍带眼镜牵着狗僧人打扮的人,她给我们介绍是叫汪勇的流浪诗人,身世能算上传奇。大理是个美得没有落魄和局促的地方,大家对物质的还比较原始。谈到规划,牧小姐正在做一个有关大理的品牌,借助新媒体平台来推广,想卖什么产品就卖什么产品,也能让埋藏在大理的这些像汪勇一样有经历有才华的人被认识接受。在经营方面,她有自己的一套,看重最新的营销手段,不愿意和其他商人一样无聊,喜欢和有共同爱好的人谈生意,客户常常发展成挚友。微信微博是她最擅长的平台了,也不用雇佣员工,从生产到销售都一手包办。

  看着牧小姐贴在床头用色大胆的作品,我一时言辞匮乏不知该怎么形容感受。她看出我的迷茫,并不在意地安慰我审美本就是主观的,用不着为了她的感受拼命措辞。以前男朋友也不理解她的作品,她觉得不理解没有任何问题,但不尊重是触犯底线的问题,她是自由洒脱玩起来甚至没什么形状的人,却有自己坚持的原则,不会因为世俗的束缚放弃。问她每天都在伺候的是什么小植物,她一脸神秘地透露说是葶苈子,在座的朋友果然没有一个人会写这两个字,甚至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叫这个名字的植物。她开心地笑弯了眼睛,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原来葶苈是被献给四世纪的殉道者圣沙拉哥沙的威肯帝斯的花朵。他即使受到严刑烤问,仍然鼓励同伴,一直到殉教身亡。葶苈的花语是勇气,和牧小姐的气质十分相称,她在用自己的经历身体力行地鼓励其他一样勇敢的人。

  牧小姐不知道从哪里寻到的葶苈子,一定也费了一些周折,但是她认为值得。就像她不知道将多少世人趋之若鹜的东西抛在脑后,选择走举步维艰的独木桥,但是她认为值得。她太普通,但活得和大多数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一点都不一样。看到牧小姐,我能想到的词语有风花雪月、风月无边。大理没有和丽江的美一样被神话,牧小姐也不如别的故事女主角张扬明艳。我没听过她的小植物的名字,也看不懂她画里的浓墨重彩,更做不出那些称得上惊世骇俗的决定。但那个晚上,热闹的客栈一楼沙发边,抱着她的葶苈子的牧小姐,在一群笑笑闹闹的年轻人中安安静静的她,让我真切地感受到生活和她的葶苈子一样充满力量和热情。无风无雨年复年,一方一寸永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