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户户的走廊上都挂满了几架子衣服

  那一年,7月17号的雨坚持下到了8月1日,持之以恒的毅力令人钦佩。之所以又在八一建军这天断了雨脚,我猜是被国家之英雄豪杰的血气方刚给撵走了……

  充足的雨水深深灌溉了我这一方农田土地。出门就是一片汪洋,乐得左邻右舍的小屁孩们呵呵大笑,口里那几颗孤军奋战的牙齿一目了然。白天三五成群的过着泼水节。到了傍晚归家,打骂哭喊声相继传遍四面八方,音量层层高压,穿墙破耳。各家人在饭桌上不必再绞尽脑汁去思索话题,纷纷闻声起应忆儿时。不管是老是小,幼年的经历都是一段引人入胜而又百听不厌的故事。

  16天的雨,家家户户的走廊上都挂满了几架子衣服。这天时里,好不容易盼得一架子衣服干了大半,谁知忽然半夜大风起,第二天又得苦着脸洗洗晾一遍。衣服实在没有换了,一套就再将就一、两天。这到了调皮的小屁孩那里便愈演愈烈,一套洗白旧皱的褂子,足足穿够了五天。白天轮了一身水回到家,二话不说就被父母扒下衣服,啪啪啪,啪成红。然后哭嚷嚷的蹲在走廊上,等待泪花相遇鼻涕互相诉说着自己的悲惨。而母亲闲时就把会他的湿衣服拿到火旁烤烤,有时一过火侯,衣服一面变得硬邦邦或焦个小洞。第二天一出去,大家还是这么个模样。倒是一发现了那个小焦洞,手就不听使唤,有闲无闲的总要把手指往里放,一个劲的扣啊、扒啊,最后裂得个巴掌大,吊儿郎当地挂在身上飘着。不想,这还会成为他们之中的时尚潮流。大家伙围一圈起,各自攀比谁裂得大、裂得多。一旁撑伞走过的路人看到这一群小屁孩,就扔下一句“不食烟火味,不知爹娘苦”而匆匆赶路。到了傍晚饭点,左邻右舍又响起了那片熟悉的声音,而饭桌上的故事主角也轮到了下一位。

  八月一日那天下午,雨依依不舍的退去。天上乌云东一片西一朵,黑压压着呢。指不定什么时候又洒下几颗雨水。

  人们从居家转移到了田间。趁着这清风凉天,身子骨一弯一直的忙活插秧。块块紧密相连的田间还是少不了那一群小屁孩的身影,在田埂上三三两两的追逐。总有那么几个不幸的,一失脚就扑进牛伏窝,挣扎几下爬起来却早已变身成功。前面几个止住脚步,看着好戏。双目相对时一阵哄堂大笑,然后转身就跑。泥小孩心中的欢乐早压过泪水,把拖鞋抽出串在手上,爬上田埂就一个劲的追啊。埂上放着一扎扎秧苗,他们顾不到的踩上去,趁在被发现前,赶紧的逃之夭夭了……而后,婆婶故姨总有一个提起嗓子,杀千刀的叫骂这群猴性放肆的小屁孩,内容耳熟能详。等气一消还是弯腰继续。几个上午就能插完一亩,但身后面往往还有几亩在等着。下午太阳如果烈了,就回家,喝几大碗粥,再磕个舒服的大午觉。等到太阳靠点边,再担着秧篮,左脚起右脚踮地,回到田里去了。身旁的那群小屁孩也是一样,乐颠颠的不像话……

  何曾几时,我的身影重现,同那群小屁孩一样天真无邪,无忧无虑。而现在,我踟蹰桥端回首,下一步尽风骨而繁华。换句话说,我跨过了梦,醒来独剩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