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说猫是老鼠的天敌

  鲁迅先生在《狗猫鼠》一文中说他们那里有一种”隐鼠”,这种老鼠只有拇指那么大,也不很畏惧人。先生小时候有一次救了一只被蛇咬伤的隐鼠,隐鼠的伤复原之后,它居然不逃走。放在地上,也时时跑到人面前来,而且缘腿而上,一直爬到膝髁。放在饭桌上,便捡吃些菜渣,舔舔碗沿;放在书桌上,则从容的,看见砚台便舔吃些墨汁。先生还因此把它当成了墨猴。后来这只隐鼠因为要缘着长妈妈的腿爬上去,被长妈妈一脚踏死了。因为这个缘故,先生还极严厉地诘问长妈妈,而且当面叫他阿长。

  看来先生是极喜欢这只小老鼠了,但这毕竟只是一个例外。而在生活当中,如果说人们对老鼠还有好感的话,那往往只是人们美好观念对象化的产物。比如说《猫和老鼠》中的老鼠则完全变成智慧和勇敢的象征,是弱小反抗强权的意识反映。影片当中,猫往往被老鼠捉弄得狼狈不堪却又无可奈何,在人们的哈哈大笑声中,这只猫代表着强权的没落和摧枯拉朽。这类影片的大受欢迎其实就与陈佩斯与朱时茂的小品大受欢迎有异曲同工之妙。小品当中,陈佩斯就犹如那只象征弱小的小老鼠,而朱时茂则成了那只代表强权的笨拙而愚蠢的猫。由此可见,在生活当中人们对老鼠实是讨厌之至,哪怕是成了精的老鼠也不例外,比如《西游记》中的那只漂亮的鼠精,在吃了几个和尚之后,居然还想与唐僧结段姻缘,自然只能是落得一个被打被收的下场。当然这也才符合人们的心理期望。不过现在好象有一些人养起了宠物鼠,但我个人认为这不过是一些有闲人之后酒足饭饱的消遣,而且这些老鼠由于吃穿不愁,保养的油光水滑,自然与那些寄人篱下,专靠偷鸡摸狗,风雨凄凄,出身不好的老鼠有着天壤之别。

  事实上,人们仇鼠的心理大抵与老鼠的不劳而获,非法占有他人的劳动成果有关,这种心理有着极长的历史渊源。上古时期,人们由于对一些神秘的自然现象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并且处于恐惧之中,从而产生了一些氏族崇拜或者说氏族图腾,比如由于对火的恐惧而产生了火图腾,就连“蛇鼠一窝”的蛇都成为崇拜对象,但我却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鼠崇拜”。而到了“诗经时代”甚至还出现五首写鼠的诗。其中除了《相鼠》是把丑陋、狡黠、偷窃成性的老鼠用来与卫国“在位者”作对比、公然认定那些长着人形却寡廉鲜耻的在位者连老鼠都不如之外,其他四首则无一例外地把老鼠作为了直接痛斥或驱赶的对象。其中最为著名的也就是那首脍炙人口的《硕鼠》。《毛诗序》解释《硕鼠》的主旨时就说:“国人刺其君重敛,蚕食于民,不修其政,贪而畏人,若大鼠也。”由此看来,老鼠还成了捜刮民脂民膏、喝着人民鲜血的统治者的代名词。而在民间传说当中,老鼠之所以高居十二生肖之首,也与其奸诈、狡黠有关。

  而我的仇鼠没这么复杂,甚至还曾经有过喜欢这些小生命的经历。记得小时侯有一次邻居家捉到一窝小老鼠,这些小家伙身上还没有长毛,露着粉红的皮肤,眼睛也尚未睁开,兄弟姐妹们紧紧的挤在一起,似乎并未感到危险的来临。那时的我很是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和精巧,当然我也没有想到这些东西长大以后可能会偷吃我家的粮食,咬坏我的衣服。这一点就好比有一些小孩子小的时候很可爱,你决不会想到他长大之后可能会成为十恶不赦之徒一样。我的真正仇鼠是从老鼠们打扰我看书和休息的宁静开始的。我老家的房子是典型的农村建筑——砖瓦结构,木质楼板。人住楼下,而粮食则堆在楼板上。当夜晚我在读书的时候,老鼠就在楼上成群结队偷吃或者搬运我家的粮食。其实我并不讨厌他们的偷窃,但由于楼板的隔音效果较差,它们经常在我读到妙处,拍案叫绝的时候打断我的思考,这就不能不让我愤怒了。但等我冲到楼上,它们却早就躲了起来,我甚至能想象到他们躲在暗处,一边吃着从我家偷的粮食边嘲笑我拿它们没办法。直到有一次我终于逮到了一只,我很想仔细看看它到底长什么样,于是我用火钳夹住它的尾巴,待我定睛一看那真叫做尖嘴猴腮,贼眉鼠眼,鼠目寸光。这一看不打紧,却让我胃中一阵翻腾,差点没把前星期吃过的饭吐出来。从此以后我对老鼠深恶痛绝。

  人们都说猫是老鼠的天敌,但实际上还有比猫更狠的,那就是“蛇鼠一窝”中的蛇。老鼠一旦躲进洞中,猫就没办法了,只能在洞外守株待鼠,但蛇却不一样,鼠能进的地方,蛇也能进,所以鼠的鼠缘实在太差,就连自家兄弟都不放过它。这让我甚至想到这老鼠活的实在失败,真应该自撞南墙。

  而最近我的仇鼠也大抵与此有关。多年养成的习惯让我每晚看书到深夜,休息的时候大多在一点甚至两点之后,但几周前有一只老鼠跑进了我的宿舍,在我睡下不到半小时,它必定开始翻箱倒柜,大快朵颐。那声音让我无法入睡,我只能起床一阵东敲西打,但刚要入睡,却又被惊醒,如此反复,让我第二天精神恍惚,昏昏欲睡。那段时间,我想起1957年上海响应毛主席灭四害的一次捕雀行动。我记得有一篇文章中说,那天只见红旗招展,广播震天,到处是宣传标语,人民群众布下了天罗地网,当天击毙麻雀几十万只。我想如果现在政府如果也号召展开大规模的灭鼠行动,我铁定参加。

  终于在昨晚确定了老鼠的藏身之处,封锁了老鼠的逃跑路线之后,我打电话请到一位有力的外援,甚至还有一位小猫的加盟。只可惜小猫太小,老鼠根本就没把它放在眼里,甚至有一次老鼠在被我们捧得鸡飞狗跳之后,居然从衣柜顶端一跃而下,跳到了猫的面前!在对峙之后,鼠径自逃开。看来动物界也把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演绎到了极至。这到让我想起了“主小国欺”这句话。后周世宗柴荣死后,皇位由一个小毛孩继承,结果被赵匡胤钻了空子,取而代之,建立了北宋。我想如果继承皇位的不是小孩,而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小伙子,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灭鼠行动还在继续,终于在外援的指挥得当,攻势凌厉下,老鼠走投无路,径直闯进了预先准备的纸袋当中,灭鼠行动拉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