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很糟糕

一位笛手,吹得也许根漂亮,也许很糟糕,由于偶然机会,我和他有点瓜葛。
在我家草场附近,走过一头毛驴。它在草地上发现一只笛子,可能是牧童把笛子丢在这儿了。毛驴子走到笛子跟前闻一闻,吁一口气。这股气吹进笛子。笛子响了。
“啊。”蠢驴高声地说,“我演奏得多棒!谁敢讲驴子的音乐不好?”
没有艺术法则,只能偶然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