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著作里狼用神的语言在和狗说话

多谢文艺女神的恩赐,
我能尽情赞美动物。
也许其他一些人物,
在我笔下不会更加出色。
在我的著作里狼用神的语言在和狗说话,
那些动物,争先恐后一个个扮演不同的角色,
一些扮疯子,一些则演圣贤。
不过常常是这样,
那些疯疯癫癫的人倒常是优胜者。
这种例子实在不胜枚举。
同样我在这出戏里,
让骗子、暴君和一些罪大恶极、忘恩负义的人物登场,
此外再加上许多很不谨慎的大笨蛋,
那么多的傻子,那么多的吹拍的人,
而且我还可以加上一大群一大群说谎的人。
圣人说过人人都在说谎。
要是在说谎的人里只把出身低微的人算上,
那么人就可能一点也不为人类这一缺点而感到难受。
不过我们大家都在内,
不管是大人小孩,我们都说过谎。
但如果有人是这么认为,
那我就会去支持那反面的意见了。
而且还有人像伊索和荷马那样说谎,
不过一个真正说谎的人还做不到这一点。
通过艺术创造,
故事写得相当美妙动人,
再借助于诗的虚构,
这样就给我们指出了真理。
伊索和荷马都有著作,
我认为这些著作应该永远流传,
而且,要是可能的话,
就该像他俩一样,想说谎而不说。
不过有一个保管人是会说谎的,
这是个坏蛋又是个大笨蛋,
他后来得到了报应。
以下就是那个故事。

一个波斯商人要外出经商,
一天他把一百斤铁寄存在他的邻居家里。
回来之后他问他的邻居:“我的铁呢?”
“你的铁?我很抱歉,我要告诉你,没有了。
一只老鼠把它都吃光了。
我责备我的仆人,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仓库总是会有洞的。”
这一奇迹使得商人惊叹不止,
不过他装作很相信的样子。
过了几天他把这个不守信用的邻居的儿子骗去藏了起来,
这之后又去请当父亲的来吃饭。
父亲谢绝了。他哭着对他说:
“我请你别请我吃饭,
我什么好心情也没有了,
我爱儿子胜于爱我的生命,
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说什么呢?唉,我失去了他!
有人把他从我这里拐走了。你可怜可怜我的苦命吧!”
商人马上回答说:“昨晚黄昏时分,夜色朦胧,
一只猫头鹰来把你的儿子劫到一所破房子里去了。
我看见它驮着他。”
父亲说:“你怎么能够使我相信一只猫头鹰能驮走这样沉的猎物?必要的时候,倒是我儿子可以逮住猫头鹰。”
“我不用对你说这是为的什么,”商人接着说,
“不过,总之我是看到了。我亲眼看到的,我就这样告诉你。
至于我说了之后你是否相信,
那我就管不着了。
要是有个地方一只老鼠能够吃光一百公斤的铁,
那么那个地方的猫头鹰能够劫走一个重达五十公斤的孩子,
你又何必觉得奇怪呢?”
于是邻居才明白了这次假失踪的真正原因,
就把铁归还给商人,
而商人也把他的孩子还给他。

那个有锅的人爱开玩笑,那个有铁的人是相当能对付。
当事物显得过于荒唐时,
想用道理来纠正谬误确实显得太斯文了,
这时夸大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方法,根本犯不上去发火。

同样的争论也发生在两个旅行者中间,
他们中的一个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不借助放大镜就什么也看不见。
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庞然大物。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吧!
他们说欧洲和非洲一样,有着许多怪物。
那喜欢夸大的人说:
“我看见过一棵白菜,比一所房子还要大。”
“不过我呢,”另一个说,“我看见过一个锅,有一座教堂那么大。”
第一个就嘲笑他。另一个就说:“慢点,
人家造这样的锅就是为了煮你那样大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