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风度翩翩村野顽童用本身做的棒子抽打村里的男女

农家妇女以纺线糊口。她的孩子非常顽皮,常常从纺好的线中偷出一束。他把愉的线攒起来,编了一条鞭子。这个村野顽童用自己做的鞭子抽打村里的孩子。偷线当然不好,想用鞭子打人,显而易见,更糟糕。
他妈妈发现,纺锤很快变小了。她认真察看箱子。儿子把她劳动的成果藏在衣服里。她发现了儿子攒起来的线绳。母亲生气地提起鞭子,狠狠地抽打小偷,从后脑勺一直打到屁股,浑身打个遍,母亲像捶布那样实实在在地一边抽打,一边说:“瞧瞧,你干的活多精彩!你偷东西,我打贼!”
你会经常看见,许多人在自做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