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相当好

就像梅尔兰所说:“夫欺瞒他人者屡应之于己身也。”
很抱歉“欺瞒”这词,今天看来已显得太陈旧,
但我总觉得它仍有生命力。
现在请让我再回到这个题目上来。
一只老鼠肥胖丰润,营养相当好,
他从不知道应当在节前和封斋期把斋,
他在沼泽地边散步又散心,
见一只青蛙走了过来,她用自己的语言对他说:
“请到我家来看看,我愿请你吃顿饭。”
鼠大人立刻接受邀请,
这并不需要发表什么长篇大论。
不过青蛙却大讲特讲洗澡是多么舒服,
旅行的乐趣以及种种奇闻。
沼泽地边稀奇事物有着上百件,
也许有一天老鼠还可以给孙子们叙谈叙谈,
讲讲这里的风光、居民的风俗习惯、以及水国的政府。
这里只有一点——再也没有别的——使这位风流公子为难,
他不大会游泳,还得有人帮帮他才行。
对这点困难青蛙给想了个好办法,
她把老鼠的爪子绑到她的脚上去,
一根灯心草就把这事处理完,
他们就这样进入了沼泽地。
现在我们的好大嫂使劲把客人往水里拽,
她违反了国际公法,也违背了诺言,
以为这样自己就能狼吞虎咽,
心想这道菜的味道准很鲜。
这居心不良的家伙已在想象把老鼠咬得嘎扎嘎扎响,
这时老鼠嚷着要请神作证,
于是那背信弃义者把他来嘲讽,
老鼠只管挣扎,青蛙只管拽,这种战斗实在很少见,
这时天上有只鸢在盘旋飞翔,
他从高处看到那可怜的家伙在水面又挣扎又抵抗,
就直扑下来把他抓了去,
青蛙和灯心草也就连带上了天。
鸢把一切都抓到,真是抓得既多又很好,
对这两份猎物他打心里直感到高兴,
他就用这个办法,
又吃鱼来又吃肉。

再周密的奸计也完全可能害了自己,
而背信弃义,
常常是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