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本身带回城里的家

  妈妈

  从上海回了家

  我买了一个西瓜

  吃了一半,另外一半

  还要我带回城里的家

  妈妈说:

  在上海弟弟弟媳家

  她就象关在一个笼子

  没有乡下空气好

  也找不到人拉家常

  妈妈不会说普通话

  弟弟弟媳又要上班

  尽管上海

  高楼大厦十分繁华

  尽管四十多天

  弟弟弟媳好礼好菜

  善待她孝敬她

  妈妈还是想回乡下家

  妈妈说

  在弟弟弟媳家

  觉得不习惯不自在

  什么都要花钱用钱

  不如乡下种种菜

  养养鸡鹅鸭……

  和同村人聊聊天

  妈妈说

  在弟弟弟媳家

  经常想回乡下家

  离开弟弟弟媳家

  又感觉舍不得

  明年再去弟弟弟媳家

  (矛盾心理:又想去了)

  妈妈回家了

  妈妈的脸上

  满满笑容乐开了花

  妈妈说:

  明天去姑姑家

  接回鸡鹅鸭……

  妈妈回家了

  我一有时间

  会去乡下看妈妈

  妈妈说:等天凉了

  把园里草锄一锄

  园里干死了很多

  丝瓜苦瓜黄瓜……

  妈妈回家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妈在我永远是儿子

  妈在我永远长不大

  ……

  (后记:今天妈妈从上海回家了,今天中午13:50分在西客站出站口接回了妈妈!妈妈在弟弟弟媳家住了四十多天,7月6日去上海的,今天8月22日回,这段时间辛苦弟弟弟媳了……妈妈回家了!很高兴:世上只有妈妈好嘛!特写此文字记之,涂湘奇2019年8月22日19点37分书于南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