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慧的父母仍然没有归来

  一

  小慧的家,在武功湖畔。她总是独自一人,在湖畔静静地坐着,看朝阳,看落日,看飞鸟,看归帆。她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朋友,她是一只孤单的雏鹰。她只能对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倾诉心中的情感,打发无聊的时光。武功湖,在她的心中,已不仅仅是一个湖泊,而是她的亲人和朋友。湖岸的青草、芦苇、小树,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花,甚至一只蚂蚁、一只蝴蝶,都是她亲爱的伙伴。

  她很羡慕那些有父母陪伴的孩子,他们可以任性,可以撒娇,可以哭,可以笑,而她不能。她的父母已离开她很久了,她已记不清他们的模样了。有一次,她忍不住跑去问她那年迈的爷爷:“我爸爸妈妈去哪里啦?”爷爷爱抚地摸着小慧的头,长叹一声说:“他们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小慧仰着头,忽闪着眼睛,充满期待地问:“那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呀?我好想他们!”爷爷眼圈红了,声音哽咽地说:“快了,等你长大了,他们就回来了。”

  小慧天天盼着自己快些长大,因为到了那时,她就可以见到她亲爱的父母了,别人就再也不会骂她“野丫头”了。

  小慧掰着手指计算着日子,在漫长的等待中,日子像流水一样,静静地逝去。她一天天长大了,爷爷却一天天变老了。小慧的父母仍然没有归来,事实上,爷爷知道他的儿子早已没了,媳妇也抛下小慧走了。但,小慧不知道,她心中的希望,一直都在,这是她生命的支撑,而对于爷爷而言,小慧的成长,是他活下去的理由。

  就这样,爷孙俩在湖畔破旧的矮屋里,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一个满含希望,一个负重前行。小慧很懂事,她帮着爷爷打理家务,烧火做饭,看牛喂猪,日子倒也过得平静。

  可是有一天,大约是她读三年级的时候吧,她姑姑急匆匆地来到学校,要接她回家。原来,她爷爷去世了。到了家里,看着黑黑的棺木,看着躺在棺木中的爷爷,她哭了,哭得歇斯底里。她知道,这栋破旧的矮屋里,唯一的温暖,将永远离她而去了。她在心里喊着:“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姑姑哭了,抱着小慧哭了。姑姑的心里很痛,也很无奈,因为她已经远嫁他乡,她无力安排小慧的生活。

  处理完爷爷的后事之后,接下来,村干部组织小慧的叔公、姑姑等亲戚,坐在一起,开始商量小慧的未来生活。经过协商,决定小慧由叔公监护,其他亲戚帮衬一些。小慧的生活,总算有了着落。

  小慧的遭遇,引起了学校和社会的关注。班主任对她呵护有加,贫困寄宿生生活补助每个学期都给她,市交警支队女民警给她送来了书包,小曾超市老板给她送来了牛奶、衣裤、鞋子和生活用品。小慧变得更加懂事了,开朗了,脸上绽放着笑容,洋溢着自信,学习成绩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我仿佛看到,一只雏鹰,历经风雨后,在灿烂的阳光下,自由飞翔。

  二

  正在读初中的小芳,近来,父母离婚了,她很苦恼,也很无奈。其实,她的父母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只是她的养父母,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因此,确切地说,她只是他们的养女。对于亲生父母,她也试图去打听,去寻找,但人海茫茫,又没有什么确凿的线索,所以,这件事也只好作罢。

  她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母亲也有六十多了,一家三口,住在乡下一间破旧的土胚房里。父亲游手好闲,喜欢打牌喝酒,脾气又暴躁,经常打骂头脑有些不大清楚的母亲。母亲实在忍受不了父亲,只得与他离婚了。但是,母亲娘家是回不去了,所以,现在父母还是前后屋在一个村子里住着。小芳是判给母亲抚养的,母亲脑子不大好使,再加上年纪也大了,生活非常清贫。小芳就这样苦恼地活着,看不到一丁点希望。其实从她记事时起,她就是这样苦恼地活着,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小芳跟班主任说:“我一到临近开学的日子,心里总是心惊胆战的。”她说这话时,语气是平淡的,神情是无奈的。因为担心无钱交学费,怕再也没有书读了,所以“心惊胆战”!这是何等的悲凉和无助啊!

  她是喜欢读书的,平时爱看小说,甚至也写一些文字,不过,她不是为了拿去发表,而是记录自己的心境,以便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来慰藉自己那颗孤独的心。她爱画画,还在学校的绘画比赛中,获过二等奖呢。她至今还记得,那张奖状,是她和母亲一起,端端正正地贴在了厅堂的墙壁上。可是,现在她不能画了,因为她没有钱去买画笔、画板和绘画纸,她只能偷偷地将当画家的梦想,珍藏在心里。

  她现在只想好好读书,她希望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然而,一想到未来,她还是很茫然,很忐忑。她不知道,她考取了高中后,是否有钱去读?为此,她还问过班主任:“高中,有助学贷款吗?”她接着说:“我希望贷款去读高中、读大学。”说这话时,她眸子里发出异样的光彩。班主任不忍心吹破她希望的肥皂泡,安慰她说:“办法总会有的。”

  是啊,办法总归是会有的,在国家助学政策日益完善、精准扶贫如火如荼的今天,像她这种建档立卡户子女,未来应该是可期的。

  我仿佛看到,一只历经风雨的雏鹰,正迎着灿烂的阳光,在蓝天下自由飞翔。

  三

  小丽,初中生,她个子不高,很调皮,说话做事大大咧咧,像个假小子,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看上去是个很阳光的女孩。这是她在学校里给我的第一印象。

  后来,从班主任处得知,她的家境很差,生活艰辛。原来,她的父亲脚有些残疾,脑子也不大灵光,又没有什么技术专长,靠亲戚朋友带挈,在外做点小工。他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据说,一年也就六千来块钱吧。她母亲是个弱智,生活都不能自理,父亲不在家时,做饭洗衣就得靠小丽了。

  每周一,小丽早早地起床,给母亲做好了饭菜后,才匆匆赶往学校。周二,晚上回家,她又得给母亲做好吃到星期五的饭菜。有一次,小丽周五至周日去县里参加中学生运动会了,周六那天,她父亲给学校打来电话,问小丽怎么没有回家,害得她母亲饿了一天,只得叫邻居送晚饭对付一下。

  小丽在家里要忙里忙外,所有的家务都是她一个人扛。小小年纪,养成了坚毅、忍耐的品格。她没有怨恨,没有自卑,她知道,家庭无法选择,唯有更加努力她的家才有希望。所以,我们看到的小丽,总是阳光、乐观的,她的笑容,就像朝霞般绚烂。

  好在,现在她家是建档立卡户了,社会各界关爱,她倍感温暖。她暗暗下定决心,要努力学习,学好本领,为小家,也为大家。

  我仿佛看到了,风雨中的小丽,像一只雏鹰,正勇敢地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