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成立全国第一家省级网络作家协会

在组织布局上,浙江的模式是纵深式向基层延伸。浙江省网络作协成立后,省内又有多家市级、县级网络作协宣告成立。

通过与网络作协的接触,网络作家对职称评定开始有所诉求。目前,陈政华已经拿到文学创作三级专业技术资格证书。“这是市场上拿不到的,而我们可以给他。未来也会评定二级作家和一级作家。”夏烈说。

吴长青透露,浙江网络作协有线上聊天群,而且时常交流。当他发出“剑网201”国家打击盗版专项行动的消息时,群里“炸了锅”,作家们一连举报80多家盗版网站。

“过去国有资本对网络文学参与能力是比较弱的,网络作协希望让浙江优质的国有、民营资本最早与网络作家产生互动。我们不会介入产业利益,而是希望做一个黏合剂。”夏烈说。 

较明显的变化是,一方面,网络作家为资本所疯狂追逐,坐拥“超级IP”者尤甚,围绕IP资源,作家们纷纷创立自己的公司;另一方面,读者口味愈发挑剔,粗放型作品被逐渐淘汰,五六年前拼字数和博眼球的做法不再奏效,倒逼作者提升创作能力。

该网站主要发布行业热点新闻、研究文章和服务信息,右下角虽有各大网络文学网站作品的实时排行,但与一些市场化平台的风格大相径庭。

在陈政华看来,网络文学在迅速自我进化的过程中,“网络作协的工作是‘锦上添花’。当一个行业出现良好上升态势时,能推一把就推一把,这是在做对的事情。”

夏烈的工作也包括协助浙江作协在杭州市推进成立网络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随着《盗墓笔记》《甄嬛传》等作品影响力的扩大,浙江省宣传部门洞察到网络文学发展的迅猛,浙江省作协则思考如何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活跃在国内主要网络文学网站的浙江籍网络作家和写手有900余人。”浙江省作协党组副书记、浙江省网络作协主席曹启文在会场念出一个令人惊诧的数字。

目前正在打造中国网络文艺之都的杭州,正筹备成立杭州市网络文学产业事业联盟,以期充分利用网络作协资源,将IT产业链上国有和民营的企业拉进来,形成一个磋商和资源共享的机制。

陈政华用“质变”来形容网络文学行业3年来的变化,这绝不仅仅是就收入而言。

夏烈曾撰文指出:虽然网络文学创作从来都不是“抓”出来的,它的野逸和粗糙都象征着它的自由、草根,但网络文学的组织布局完全可以主动作为,这仿佛是为流水营造沟渠,他们自然会认同一些规则,形成可引导的力量。

“市场认同是另一码事。”吴长青说,“各级作协组织具有话语权威,它对网络作家的认可,可以改变民间对网络文学冷眼旁观的偏见。”

直到2013年,夏烈一直在做网络作家与主流媒体、官方之间的“信息搬运工”,他开玩笑说是“一个人的网络作协”,但他一直在等待更正规的机构出现。

给作家提供市场不能给的东西

多元的身份让夏烈可以游走于商业、创作和学术之间,同时成为网络作家与浙江省作协沟通的一条纽带。

“眼镜男”陈政华说话的腔调与他白嫩的脸一样,透着江南子弟的斯文。在网络文学界,他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烽火戏诸侯”,代表作品有《极品公子》《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等。

通过网络作协的行业规范,网络作家能对政策信息更敏锐地作出反应,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自身的保护。

目前,浙江省网络作协已经多次组织作家参与线下的生活体验营,以拓展视野、为作家积累创作素材。汇集作家、评论家和文化企业的各类研讨会更为频繁,交换创作经验是话题的核心。

10年间,网络文学渐渐成为出版、影视、动漫、游戏、衍生品的最重要内容源头之一。这种情形下,传统文坛开始对粉丝庞大、资本簇拥的网络文学投以关注,但也不乏“防范”的声音——认为网络文学位置不宜过分抬高,甚至贬其为当代文化水准的新低。

这与网络文学作家的草根性相合,“网络作家的产生机制是扁平化的,不是金字塔式。”曹启文说,“希望年轻写手冒起来时,我们可以及时掌握情况,帮助他们成长。”

“网络文学发展势头这么猛,省内‘大神’这么多,必须有一个组织来为他们提供服务,这工作如果浙江作协不做,谁来做?”回到酒店,曹启文、夏烈和几位网络作家一拍即合。

和传统作家不同,网络作家身兼数职。夏烈说:“产业资本对他们的吸引力或控制力越来越强,这没有错,我们浙江人不反对。当然,‘大神’还是会给你面子,但是网络作协不靠‘大神’,怎么增加影响力?”

“市场产业机制最大程度地影响着网络作家的作品,乃至于人格。网络作协希望把他们从这种氛围里拉出来一点,让他们感受‘同仁’的感觉,提供‘物以类聚’的交流平台。”夏烈说。

以925万元版税荣登网络作家富豪排行榜并不是打开父母心结的钥匙,陈政华回忆,“明显的转折点是2014年我加入浙江省网络作协、省作协和中国作协。”

“最起码会影响到我们浙江网络写手的心态。有了交流之后,不会那么盲目地追求商业至上。”陈政华说。

2014年1月7日,浙江省成立全国第一家省级网络作家协会,会议大厅坐得黑压压一片。很多人和陈政华一样,戴着两个名牌坐在席间。南派三叔、流潋紫、沧月、曹三公子、燕垒生、陆琪、天蚕土豆、烽火戏诸侯、桐华……这场会议让人意识到,原来诸多网文“大神”都是浙江人。

为陈政华接受“招安”牵线搭桥的人,是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浙江省网络作协秘书长夏烈。他也是网络作协的最初筹备者之一。

“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

这逐渐给网络作协的活动开展带来了一定困难。让夏烈苦恼的是,现在只要一位网络作家在市场火起来,就会很委婉地说:“现在真的是时间不够,那些采风活动不要再叫我了,我自己的生意都顾不过来。”

陈政华说:“不作为的网络作协是存在的,像浙江这么活跃的不是常态,而是‘奇葩’。”

“这忧患中常常伴着一点羡慕嫉妒的酸劲。”夏烈说,“然而在浙江,网络‘大神’出色的创富业绩会凝聚焦点、深化合作空间,蔑视和妒忌基本不是主流。”

“但在商业和文学担当之间必然会出现一定的冲突和摩擦。”在陈政华看来,网络文学精品化已成趋势,更需要作者在诱惑中保持初心。

通过与网络作家的交流,夏烈发现他们需要社团组织来“抱团”,这种要求越来越迫切。

“网络作协的工作,现阶段重点就是包容与服务,强化他们的归属感。”曹启文说,浙江网络作协给作家提供的服务是“市场所提供不了的东西”。

2013年9月,中国作协举办全国青年作家创作工作会议,会上邀请多位网络作家,曹启文也带来了浙江籍网络作家“天蚕土豆”参加研讨。

“这是上应号召,下迎民意。”夏烈回忆,“我们马上就打电话给杭州,省作协臧军书记立刻请示省委宣传部,然后就开始动手筹建了。”

2005年年底,读大二的陈政华开始在起点中文网写小说。2006年他收到一笔1万多元的稿费,很兴奋:“这起码是个证明途径,证明这个行业没有那么不堪。”

“浙江人有极高的商业敏感度,他们不会隔离地看待商业和文化。当时也受上海盛大集团资源的辐射,认为应该抓住机遇。”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新媒体文学委员会秘书长吴长青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两年半里,浙江省网络作协是“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

陈政华是一个典型。一位知乎网友在评价他的作品时说:“他的主人公都是在通过个人奋斗去寻求他人的认同。”陈政华承认,这多少和个人经历有关。

野蛮生长时代已过去

在夏烈看来,目前介入网络文学的力量仍不平衡:资本话语权最大,但资本的逐利性不能保证网络文学IP的养护和精耕。

夏烈曾在盛大文学集团工作过,同时也是一位网络文学研究者。10年前,他结识了“南派三叔”、“流潋紫”和陈政华等一批浙江网络作家,成为好友后,便常相约去茶馆“聊闲天”。

从2006年开始涉足网络文学领域工作,夏烈感觉多年所做的工作在浙江省网络作协“一下子通了”。

2015年,陈政华获得2015年度“浙江省青年领袖提名”。曹启文介绍,为让网络作家更有社会认同感,网络作协推荐优秀作家加入全国青联,给予他们机会参与社会主流荣誉奖项的竞选。

“对在行业中层以及刚出道的网络写手来说,网络作协的帮助是很大的。我们那时可能用了七八年时间才获得认可,网络作协帮他们缩短了时间,他们可以心无旁骛地提升创作。”陈政华说。

网络作家并不忌讳谈收入,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希望用高收入获得亲友的认可,证明“宅”在家中并非“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夏烈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一切边缘的都要回到中心,不可能长期在边缘位置,这是文学史的客观规律。”

竭泽而渔的IP囤积和粗放型的IP开发已经为人所诟病。网络文学正处在高速发育期,夏烈比喻,网络文学需要“理想资本”,它就如藤上的葫芦娃,要看“是被善良的人养育,还是被蛇蝎二精掠夺”。

“一路亮的都是绿灯”

大学生活结束时,陈政华打算全职写作,但父母仍希望他考公务员过“安稳日子”。在辅导员的协调下,父母最终默许,却仍有心结。

夏烈表示,在网络文学从“野蛮生长”走向经典化、精品化的阶段,网络作协需要具备担当意识,若认为“成立了协会,向上面领导有交代了”,网络作协必然成为无骨之皮。

“哪些是禁区、雷区,我们已经规划好、传达到。创作本身是作家自己的事情,而哪一些可以写,哪一些最好不要写,我们在潜移默化中帮他避免这个麻烦。”夏烈说。

以往被视为“草根”的网络作家走进了作协视野。陈政华和“流潋紫”吴雪岚、“天蚕土豆”李虎等人一起,成为该协会第一届副主席。陈政华对《瞭望东方周刊》笑言,这像是“招安”,但几乎没人会抗拒这种“招安”。

国内作家中版税最高的“唐家三少”在会上发言时,曹启文想起了浙江同乡马云。曹启文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带有商业基因的网络文学像是“文学中的民营经济”,而在这片领域创业的网文“大神”,就是“文学界的马云”。

其实从2013年第一次会面起,臧军、曹启文与陈政华每年都找时间聚在一起,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聊天范围从对文学的看法到网络作家的写作作息,最终落在最具体的地方:“网络作家需要什么?我们省作协能给他们提供什么?”

两年半过去了,除了浙江网络作协,又有上海、广东、安徽、四川、重庆、江苏6家省级网络作协相继成立。

最近两年来,“大神”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忙。“南派三叔”在2014年初成立了南派泛娱有限公司,成为IP开发运营的先行者;《步步惊心》作者“桐华”成为影视公司股东,参与自己作品的影视项目研发……

浙江省网络作协仅仅花了3个月时间筹备,“一路亮的都是绿灯,”夏烈说。

浙江省网络作协的策略是,一方面仍和“大神”们保持良性沟通,另一方面通过向基层延伸,将重心放在基数巨大、具有爆发潜力的二三线网络作家身上。

夏烈说:“下面热情非常高,县一级就要求你派专家、派‘大神’下来作讲座、作交流。”

2016年7月,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臧军与曹启文造访陈政华的合照,出现在浙江省网络作协的官方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