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时代需要网络文学主流化

图片 1

张志忠

图片 2

欧阳友权

图片 3

夏烈

图片 4

管平潮

近日,世界互联网大会刚刚落下帷幕,“中国网络作家村”成立……关于“互联网”的话题络绎不绝。网络文学,作为以互联网为载体的文学形式,与互联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网络文学的日渐成熟与发展,相关网络文学机构及学术研究也形成一定数量与规模。网络文学有哪些改观?主要存在哪些特点与优势?相关学术研究进展到哪些层面?在“IP”热的市场推动下如何保持与彰显网络文学的文学性?等等。这些话题,依然被关注。本期学术家园邀请一些当代文学研究学者,网络文学作家、评论家进行采访,以期为网络文学的健康有序发展提供借鉴。

网络文学方兴未艾

目前,中国网络作家数量前所未有的庞大,网络注册作者保持在1000万人以上,其中有600万固定作者群体定期更新小说。截至2017年6月,海内外网络文学读者已达3.53亿人,网络文学直接产业价值100亿元左右,尚不包括改编成影视、动漫等其他产业所产生的价值……

以上数据,在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浙江省网络作协常务副主席夏烈看来,一定程度上表明,网络文学作为不可忽略的现象与事物,正在逐渐趋向主流化。他指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时代需要网络文学主流化,文坛及读者希望网络文学品质有所提升,以担当一定的时代责任,发挥正能量。同时网络文学发展规律也要求其自身向主流化转变,特别是当网络文学作家开始从兼职写手转为职业作家时,对文学创作肯定全力以赴,以对得起读者与市场。

从2000年传播至东南亚地区,2016年传播至北美、欧洲等地区,网络文学开始走出亚洲、走向全球,就像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张志忠所说:“网络文学不仅在中国受追捧,也受到国外读者喜爱,看势头,网络文学正处于方兴未艾的状态。”

“我们进行网络文学创作的环境与条件越来越好。”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网络文学作家管平潮谈起自己创作的切身感受时表示,近年来,各级作协对网络作家更加支持,还成立网络作协或委员会等专门机构。就拿他所在的浙江省来说,从省、市到区、街道都设有网络作协,他的创作获得有关部门的资金扶持,他与其他网络作家还被组织去各地进行网络小说写作技巧的相关讲演,“这说明网络文学作家及作品开始得到认可。”

较早关注网络文学并长年致力于相关研究的中南大学教授欧阳友权表示,“网络大神”及其作品越来越受关注的同时,其地位与收入也在快速增长,原因之一就在于,网络文学找到了一定的商业模式,特别是大量原创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动漫等,打通了文学与大众文化的通道。“网络文学创作规模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下一步在于提升作品质量、净化网络环境,走精品化、主流化道路。”欧阳友权说。

网络文学研究逐渐成为显学

伴随网络文学创作兴起与发展的,还有网络文学批评与研究队伍的异军突起。欧阳友权表示,网络文学研究正在逐渐成为显学:以中国作协、文联与北京大学为研究基地的京派方阵,以中南大学为研究基地的湘派方阵,以浙江网络作协、杭州师范大学为研究基地的浙派方阵……各地以高校、研究院及作协为研究阵地,各有特色又互相交流,虽然网络文学批评与研究暂时未赶上网络文学创作的步伐,但依然称得上有声有色、有条不紊———研究范畴开始从作品、网站逐步扩展至版权、产业领域,相关研究成果也在不断增多。

夏烈表示,相较传统文学而言,网络文学批评具有互动性,除了专业批评家外,还应包括“粉丝”批评家,特别是因为网络文学体量大、数量多,据统计每天要更新产生1.5亿字新内容,专业评论家数量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粉丝”批评家不知不觉地承担了评价作品良莠的第一道关。“专业评论家则应该从对网络文学的单纯批评转化为智库性研究,对网络文学发展及相关部门决策提供指导性意见。”夏烈谈到自己的设想。

对于网络文学创作者的管平潮而言,他更希望得到评论家或研究者的指导,“很多创作者有时未必意识到自己作品的成功之处在哪,评论家们将这些地方发掘出来,我们在以后创作中就会有意识地继续发扬;指出不好的地方,我们在以后创作中也会引起注意。期待基础性理论、指导性结论尽快出台,成为我们创作者的指路明灯。”

明年是网络文学产生20周年,作为新生事物的网络文学,以其较大的数量规模证明了其生命力的强大。管平潮建议,在网络文学发展20年之际,就当前存量中的代表性精品先行研究,做一个阶段性小结,为网络文学创作树立标杆,达到良性互动、互相促进的目的。

夏烈表示,网络文学研究要回头看,也要向前看,需要两方面相结合。特别是网络文学尚处于快速发展变化的时期,只有始终站在网络文学发展的一线和前沿,才能更好把握网络文学发展特点与规律,为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提供切实可行的指导性联系。“关注主要网络文学网站、作家与作品同时,也需要关注一些新兴的优秀文本的变化特质,比如最近除了常见的五六百万字的长篇连载外,在微博、知乎等平台上还出现了三五十万字甚至三五万字的中短篇网络小说,这亟待批评家及时捕捉这些动态。如果错过了,相关批评研究就会落伍于网络文学自身的发展。”夏烈强调。

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应该具备怎样的标准?各方都在极力探索。欧阳友权表示,关于网络文学排行榜和相关评选机制已日渐增加与成熟,比如中国作协的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国家广电总局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以及各地举办的网络文学双年奖、活动周等,正在逐步将网络文学推向主流大众面前,试图为网络文学创作提供标本,引导读者阅读。相关研究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比如中南大学每年都会主编一部《中国网络文学年鉴》,定期或不定期举办几次网络作家作品研讨会,探讨网络文学发展的理论问题。欧阳友权说,网络文学评价体系与批评标准的理论建设刻不容缓,他正在主持一个相关国家社科项目,试图从宏观把握与微观分析相结合的角度,来进一步说明,网络文学评价体系与批评标准本身是什么,网络文学作家应基于怎样的观念从事创作,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应具备哪些条件以及怎样做好网站管理、网络文学产业化等。此外,他还率领团队向一线的知名作家、作品进行实证性研究,继续丰富网络文学数据库建设,积累原始数据。

IP热下文学性的彰显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业态。”谈到文学性与IP化的关系时,夏烈并不赞同将两者人为割裂,他认为,优秀的文学作品要让更多读者接触到、阅读到,就需要更广泛的传播,产业化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途径。“从时代文化传播规律来讲,两者是互不分离的。在创作文学性时,秉持工匠精神做好IP,较精确地做好影视等版权转化,让作者、编剧、演员等各得其所,做加分项,这就是一个良性的IP化。”

“网络文学必然拥有互联网的特质,但其本质依然是文学。过去网络文学泥沙俱下、打擦边球,但随着网络文学的不断发展,是时候强调网络文学的‘中华性’了。”夏烈表示,网络文学作品题材中有反映改革开放成就的,有表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也有描述中国历史、军事的,这些书写,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与时代主题相呼应,都在讲“中华性”,即意味着我是中国人,在世界上以怎样的身份出现;网络作家作为中国人,该怎样写好中国故事。比如管平潮深受《聊斋志异》《西游记》等古典小说熏陶,其作品中也不可避免地渗透着中华传统文化,其代表作《血歌行》以隋唐时代为背景,涉及古代宗教、诗词、天文、地理、礼制、音乐等。其处女座《仙路烟尘》中写到华夏族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地区的帮助,特别是文化传播,从某种程度上表现了丝路文化历史悠久,也与当今“一带一路”倡议精神相契合。

欧阳友权表示,网络文学从来不是从“零”开始的,具有很强的历史继承性。网络文学虽然在传播媒体与载体方面是新的,但在表达方式、创作技巧、文学观念等方面还是继承传统的,甚至可以追溯到明代《三言二拍》等传统经典上。“我跟‘愤怒的香蕉’(网络作家)聊天时,了解到他在广东打工十几年,阅读了很多古代名著,熟谙中国历史,也了解西方作家创作,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作品创作。好作品来自对传统的继承与创新。”

从2004年开始从事网络小说创作的管平潮,已经将4部原创小说改编成游戏版权,他认为IP时代的到来,给网络作家开辟了新领域,特别是通过完成版权联动,不再受限于单纯的网络点击率或读者订阅量,可以让网络作家在具备一定收入保障的前提下,得以进行“降速、减量、提质”的文学创作,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网络作品的文学性与可读性。他说,就影视IP改编为例,自《琅琊榜》《伪装者》等网络文学成功改编为影视剧作品并热播之后,IP改编购买方开始兼顾人气与质量,要求提升文学性与可读性也是应有之义。

从事多年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张志忠表示,网络文学作为当代文学研究的新兴板块,从什么角度进行评价还是个问题,就他个人观点,网络文学应该属于大众文学,本身具备了休闲娱乐的功能。鲁迅先生曾说过,“人在劳动时,既用歌吟以自娱,借它忘却劳苦了,则到休息时,亦必要寻一种事情以消遣闲暇。这种事情,就是彼此谈论故事,而这谈论故事,正就是小说的起源。”张志忠认为,此观点不无道理。20世纪以来,中国文学在启蒙、革命、建设等方面,产生了重要作用。来到和平时期,除了思想启蒙功能之外,文学所具有的休闲功能开始凸显出来,特别是在媒介多元化的大格局下,休闲功能调节着人们的心灵生活,成为文学创作的一种倾向。

“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化对接,值得鼓励与提倡,同时也要尊重网络文学作为大众文学所应运行的轨道与规则,比如像《三言二拍》《西游记》所处时代,既要关注大众文学向纯文学演变的可能性,也要考虑不演变成纯文学是否也可以。”张志忠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