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虽然异地为官多年奔波

《红楼梦》一部大书,写“公子”“红妆”不知凡几,但是除了贾政因“宦游”之故常年在外,贾府其他人的活动范围基本上都不出贾府院墙,“旅游”二字是无从谈起的。贾政虽然异地为官多年奔波,然而“公私冗杂,且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要,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馀事多不介意”(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贾琏虽然去过一趟扬州,但他的主要兴趣只在于“吃酒”与“认得混账老婆”(第十四回 林如海捐 […]

《文选》之《古诗十九首》重叠

汉末外多游子,内多思妇,一批古诗的诗情就从这里出来。游子之词一般以两方面的感慨为主,一是感士不遇的牢骚,一是对故乡、对亲人或情人的思念,这两者往往纠缠在一起,形成很大的无从解开的感情疙瘩,通过诗歌这一渠道发泄出来。 中古时代有两部最著名的选本: 《文选》和 《玉台新咏》,前者是综合性大型文学作品选,对后代影响极大,研究这部选本的 “文选学”至今仍为显学;后者是以两性题材为中心的诗选,影响亦复相当深 […]

当代文言尺牍在写作形式上不拘一格

尺牍是中国历史上对书信的别称之一,又名书、简、笺、函、尺素、书札、信札等。尺牍概念于汉代初步形成,魏晋时期,开始与公文书相区别,专指私人书信,媒介也由竹帛转为纸张,诞生了不少书法精品。唐宋以降,文人间尺牍往来更为频繁,且多附于文人别集之中,有时单列一类。明清两代是尺牍文学的高峰期,尺牍专集大量刊行,尽管某些尺牍选本一度被清廷列为禁书,但文士笔札往来不辍,且受治学风气的影响,出现了大量论学尺牍。晚清 […]

betway必威官网上海只有一家出版社即上海人民出版社

黎鲁一九四八年所作木刻《愤怒》 黎鲁仍旧笔耕不辍 自个儿1975年入职香岛出版界时,香岛唯有一家书局即北京人民书局。1980年启幕退换开放,由一家社分成了九家出版社,而朵云轩也被批准营造北京书法和绘画书局。正是在这里一年,上级调黎鲁同志由北京人民美术书局社到自家社任总编。小编立刻在办公职业,就和黎鲁同志有了近间隔的接触。近些日子,新加坡出版协会等单位为100虚岁的黎鲁进行了她的新书公布会《走出碎片 […]

不知道为什么笑不出来了

我没有见过外公夏丏尊,他在我出生前一年就患肺病去世了。 记不起是哪一年,我还小,一次在饭桌上吃饭,爷爷和爸爸照例喝着酒,不知怎么说起了外公。爷爷忽然泪流满面放声大哭,连声说:“好人!好人!”爸爸的眼圈也红了,只是没有哭出声。我被这个场面惊呆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弄不明白是怎样的人和怎样的事让爷爷和爸爸这样悲伤,当时的情景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在我以后的记忆里,让爷爷这样大放悲声的,除了在谈 […]

名篇如李斯《谏逐客书》

《与山巨源绝交书》为嵇康代表作,作为名篇进入文学史。有关嵇康与山涛有无绝交及由此产生对散文题目原初状态的讨论,首见于张云璬、王志坚的质疑,但言之过简。徐公持先生《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非绝交之书论》(《中华文史论丛》2008年3辑)对此有专文论述,认为现存材料中并无山涛与嵇康断交的记载,题目所拟出于刘宋人之手。徐文是最早全面论述“嵇康与山巨源书”的性质及其文题的重要成果,论证有理有据,可成定说。本 […]

就是给《香港文学》组织纪念陶然的

(一) 你径自而去,留下满目疮痍,和无尽的回忆。 昨天下午香港有一个读书会,由王良和与陶然对话,这是一个香港年轻作家和资深作家的碰撞,我觉得很有意思,也就相关问题和主持人周洁茹进行了沟通。然而就在昨天晚上,我还在想“对话”如何的时候?突然传来陶然去世的消息。我不相信是真的,后来打了电话,才知道,陶然白天感到呼吸不畅,就去了医院,然后不到一小时直接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在朋友圈里说:“人说没就没了, […]

在夸夸群里一倾诉

最近高校流行“夸夸群”。据说不管是谁,不管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不管是挂科了还是失恋了,只要打开手机或电脑,在夸夸群里一倾诉,马上就会有一堆群友冲上来夸你,夸得你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夸得你精神焕发、雄心再起…… 火力如此密集的夸奖,其实古人也经历过,例如宋朝的文学家、政治家兼改革家王安石。 此言此笑吾此取, 非子世孰吾相投。 今谐与子脱然去, 亦有文字歌唐周。 曾巩猛夸王安石 复制粘贴点发送 我们知 […]

金朝还会有特意的《咬春诗》betway必威

古人云,不时不食,什么季节时令吃什么都有一定之规,人的休养生息也应遵循自然界法则。在这万物复苏的大好时节,不妨跟随古人来趟美食之旅,去他们的春天餐桌一探究竟。 《黄帝内经》云:“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孕育了一整个冬天的各种食材在春天破土而出,开始展露美味的生机,古老民俗“咬春”也应运而生。 清代还有专门的《咬春诗》:“暖律潜催腊底春,登筵生菜记芳辰;灵根属土含冰脆,细缕堆盘切玉匀 […]

陈衡哲告诉杨绛的这个秘密

杨绛与陈衡哲都是中国现代文坛的著名才女,二人相识于1949年,那时她们都住在上海,彼此相识了之后,都感觉对方很谈得来,相互之间走动得就密切了。于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两个人经常在陈衡哲家促膝相谈,像是一对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有一天,杨绛又到陈衡哲家去了,恰好那天晚上,陈衡哲的丈夫任鸿隽有事外出应酬,杨绛便陪着陈衡哲一起吃了一顿晚饭。在吃饭过程中,陈衡哲告诉了杨绛一个秘密。杨绛后来在文章中记述道 […]

是李先生开启了甲骨分期历组卜辞反思

如若说1939年间董作宾的分期奠定了五期方法,那么自一九七零年份,是李先生开启了甲骨分期历组卜辞反思,创立了甲骨分期“两系说”。明日李先生的“两系说”的断代,已获得专家遍布承认,成为甲骨断代斟酌上的里程碑。“二个王世,不止有一种卜辞,一种卜辞也未必限于一个王世”,这一个差不多的24字两系说,成为今天甲骨分期学上的精髓名言。 率先次认知李学勤先生,是1978年三月在阿拉木图吉大,那是在南湖饭馆进行的 […]

文学艺术界给东直门散文平反做了最多职业的

冯牧同志是现当代著名的评论家、散文家、编辑家。我曾在他领导下工作过多年,和他有频繁的接触。中国有一句话:“天地君亲师。”过去常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从搞音乐史、音乐评论,转到《文艺报》搞文艺理论与批评,是组织的安排,和冯牧的决定也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冯牧是我的导师,是我的领路人,也是我的培育者,包括生活上,他对我们也很关心。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1977年初,当时文化部刚刚恢复,成立了政策研究 […]

沈祖棻与程千帆最后的合影betway必威

1977年,沈祖棻与程千帆最后的合影。资料图片 捧读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1月版《唐人七绝诗浅释》《宋词赏析》爱不释手,这两部书均为沈祖棻的杰作。沈祖棻1909年1月29日出生于苏州一个文化世家,1930年考入中央大学上海商学院,因性情不合,于1931年秋季转入中央大学中文系学习,1934年夏毕业随即考入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1936年夏研究生毕业后从事报刊编辑工作。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 […]

本人第一看到了向往已久的刘白羽

1995年,刘白羽(左)到上海华东医院看望巴金并赠他《刘白羽文集》。 我书房的墙上挂着作家刘白羽先生生前赐我的墨宝,上书“春城无处不飞花”,这是白羽先生摘录唐代诗人韩翃《寒食》中的名句。从他那苍劲有力的笔锋中不难看出他对上海的爱。这种爱不仅是因为看到了上海的新变化由感而发,更多的是因为对他来说在上海有胜似亲情的友情。 第一部小说集在上海问世 认识刘白羽是从读他的散文开始的,无论是结构严谨、文笔清晰 […]

巴老家的书

1980年4日17日,中国作家代表团(团长巴金,副团长冰心、林林,团员艾芜、公木、草明、杜鹏程、敖德斯尔、邓友梅,随员吴青、李小林,翻译陈喜儒)结束在日本的访问,由长崎回到上海。18日那天开完总结会,有人说,去巴老家看看,向巴老道个别吧!大家一致赞成。19日上午,我们乘坐一辆小面包,去巴老家。拐进武康路,远远就看见巴老等在大门口,如雪的白发在春风中飘荡。 在客厅里,巴老把签好名的书一一送到每人手里 […]